首页 > 书库 > 《皇夫我来自现代》暴君穿越之我来自现代 父子文 皇夫我来自现代小顶

皇夫我来自现代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舒锦文,云芳的小说是《皇夫我来自现代》,它的作者是小兔吃螃蟹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青石站起身来,抬头间无意的看了一眼舒锦文。仅一眼就忙着低下了头,他应声答道: “属下今年年初才来皇女府,家中还有一个个姐姐。阿姐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2 18:04: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舒锦文,云芳的小说是《皇夫我来自现代》,它的作者是小兔吃螃蟹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青石站起身来,抬头间无意的看了一眼舒锦文。仅一眼就忙着低下了头,他应声答道: “属下今年年初才来皇女府,家中还有一个个姐姐。阿姐

《皇夫我来自现代》免费试读

青石站起身来,抬头间无意的看了一眼舒锦文。仅一眼就忙着低下了头,他应声答道:

“属下今年年初才来皇女府,家中还有一个个姐姐。阿姐也是皇女府的侍卫,所以属下便也来了。但是属下自进府以来从未见过阿姐……”

舒锦文点点头,对于他的阿姐他倒是没什么兴趣。

“我想学功夫,你要怎么教我?”

“侧君身体不够强健,属下认为应该先从体力上提高较好。”

“嗯,好。”

舒锦文应下,从明日起,舒锦文每日早起,由着青石陪着围着自己的院子跑步。

接连几日下来,每每锻炼完舒锦文都是大汗淋漓。出过汗之后,青石还要带着舒锦文扎马步。

青石以为舒锦文要学功夫不过是一时的兴趣,用不了几日也就坚持不下去了,毕竟习武很辛苦。

青石没想到的是舒锦文竟然能够坚持下来,而且在相处中全然没有主子的架子。舒锦文很随和也很好相处,待自己更是真的同教习武学的夫子一样,从未将他当作下人看待。

这一日,舒锦文终于要开始学拳脚功夫了。舒锦文很兴奋,一大早就起了床。他认真的看着眼前的青石为他做示范。

青石赤手空拳,每一个动作都做的十分到位。起初青石下身扎着马步,稳若磐石。上半身出拳很是有力度,一下一下光听衣袖带起的风声都觉得很厉害。

舒锦文在旁看的专心,还没反应过来,青石突然腾空跳起!脚下一个飞踢,就踢倒了院中的石雕。

这一下舒锦文被惊得目瞪口呆,怎么也看不出如此巨大的爆发力,竟然是出自这么弱小的青石身体里。

随后,青石又连续做了几个动作。最终他停下来的时候,仍然面不红,耳不赤!

舒锦文看着青石,毫不掩饰自己的崇拜。青石见舒锦文如此,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青石耐心,舒锦文又认真。两人天天在一起,每日都是在练习。

时间一晃,又是过了大半个月。

这天,一大早北疆就传来新的战报;

“我军大捷!”

待在皇女府刚准备和青石连功夫的舒锦文,听到此消息不知怎的感觉不到一丝放松,刚从后院出来的舒锦文就见府中突然熙熙攘攘起来。

随后便有很多宫中侍卫军冲入府中,他们穿着的侍卫服外皆披着白色麻布。

他们的手中也整齐划一的拿着白布,有两名高个子的侍卫手提两盏白色的灯笼,换下了府中门前原有的灯笼。

那灯笼上的奠字莫名刺眼,门口的两个石狮子也被戴上了白花……

这,舒锦文瞧着这阵势,面如土色。

顿时整个皇女府一片缟素。

侍卫军驻守了皇女府,皇女府的人一时间都成了无头苍蝇,到处都在窃窃私语。

有的人已经哭了起来,昔日的欢笑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阵阵凄戚。

云芳一身戎装,策马扬鞭,风尘仆仆的自远方而来。下马时她已经精疲力竭,她是跌在地上的。

慌张无措的舒锦文看到云芳,才算是恢复些意识,他连忙迎了上去。

“你怎么自己回来了?妻主呢?他们这是要干什么?你快让他们把白布撤走,赶紧离开,我们皇女府又没丧事!”

舒锦文说话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眼泪却没有流出来。

“侧君,女主她……女主她回不来了。”

话已至此云芳眼中带泪,她伏在地上痛哭起来。

“什么?你在说什么啊!妻主她怎么会回不来呢!她不是去……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她不想见我,还是她不想要我了,她是不是要跟南阳王子一起去南阳了?你告诉我,我不会难过的,你别骗我……求求你,别骗我!”

舒锦文的脸色越来越白,身子也不停的在发抖。

“战事告捷。我军虽大胜,但女主她以身殉国了,我军精兵余人不到上千……”

云芳说的悲痛,一脸伤心欲绝的样子。

“以身?殉国?”

舒锦文不可置信的看着云芳,其实他在看见侍卫军的时候就猜到了不是!若是他人出了意外,怎敢在皇女府上挂丧!

他不过是在自己骗自己,他不愿相信。

蓦地两眼一黑,舒锦文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意识消失前他满脑子都是景汐的样子。

太过伤心的舒锦文,并没注意到云芳的不寻常之处。

昏迷中,舒锦文见到了景汐。

景汐一身戎装十分帅气的骑在马背上,温润的眉目此时满是戾气。

那模样非常令他陌生,他刚想前去唤她声妻主就见她身后被数箭一并射中,他来不及喊出口,景汐就应声倒在血泊之中。

“侧君!侧君!”

被唤醒,舒锦文一睁开眼就见着云芳立在他的床边。

“嗯?!妻主……”

舒锦文感觉到自己的心疼的厉害,想哭却哭不出来。

“侧君,女主让我将这个交与你。”

云芳自袖间拿出一张纸交给舒锦文。

“这是?!不会的,怎么会!”

舒锦文瞪着眼咬着牙,他刚要接过来却看见了笔墨透过纸张印出来的休书二字。

他立即缩回手迟迟不肯接过云芳手中的休书。

“侧君,这是女主临行前就备好的。女主曾说若是她这次不能回来就让属下代她交给您。”

“怎么会呢?一定是我做错了什么惹妻主她生气了,她才不愿见我,才……你莫要唬我。她不来看我,我便去见她,带我去看看妻主。”

“侧君,女主的······被送入宫了,未得召您的身份不可入宫。”

云芳其实一直不喜欢这个侧君,在她眼里舒锦文是个有失贞洁的男人。她为之不齿,在她心中他并不值得自己尊重,他这样的人配不上女主。

云芳点明舒锦文的身份,尊卑有别要有自知之明。

最终舒锦文还是收下了休书,他小心翼翼的将休书收起来,方若珍宝。

这是景汐留给他的东西,他定要好好地收藏着。

舒锦文眼中无神,他又拉着被子盖好,躺了下来。他背对着云芳不再理她,仿若没她这个人一样。只有舒锦文自己知道,被子里的他早已泪流满面。

······

《皇夫我来自现代》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