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后途》后来 女王 后途最新章节

后途

古代言情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辣椒小霓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后途》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刘秀英,郭子兴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三人坐上郭府的牛车,赶车的是郭子兴的妻弟。小伙年龄不大,体型倒是和郭子兴有一拼,名叫张天佑。他时常听姐夫夸赞刘大善人勇猛,今日专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7 06:04: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辣椒小霓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后途》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刘秀英,郭子兴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三人坐上郭府的牛车,赶车的是郭子兴的妻弟。小伙年龄不大,体型倒是和郭子兴有一拼,名叫张天佑。他时常听姐夫夸赞刘大善人勇猛,今日专

《后途》免费试读

三人坐上郭府的牛车,赶车的是郭子兴的妻弟。小伙年龄不大,体型倒是和郭子兴有一拼,名叫张天佑。他时常听姐夫夸赞刘大善人勇猛,今日专程抢了车夫的差事,想要先睹为快,见见姐夫夸赞的人到底如何。

郭子兴给两人引见后便迫不及待和刘大善人说起彼此分别后的事情,说到目前的情况他的笑容渐敛。

刘秀英一边东张西望,一边侧耳倾听两人的窃窃私语。

早些年,郭子兴和刘大善人干了几票大买卖被官兵追得紧都逃回老家发展。刘大善人是实打实的金盆洗手、洗心革面。郭子兴却玩起“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他在城里有一处宅子,周围的邻居都知道他是一个乐善好施的大财主。他在城外还有一处农庄,里面聚集了三教九流的江湖人物,时常做些打家劫舍的勾当。

这些人物全是江湖中叫得出名、喊得出号的狠角色,他们和郭子兴趣味相投,都喜欢做无本买卖。不过他们一般只打劫元人和贪官污吏,一是因为他们憎恨元人和贪官污吏,二是普通老百姓实在没什么油水可捞。久而久之,他们的行为竟然在江湖中博得一个侠义好名声,慕名前来投奔的好汉越来越多。

小小的农庄已经容不下一百多条好汉,郭子兴的目光渐渐游离在定远斑驳的城墙上,喟叹道:“贤弟啊,如果这座城是俺们的该多好,总有一天俺要……”

刘大善人心中一凛,急急打断对方话语,“大哥,咱们回去再说。”

“呵呵,怕啥?车上都是俺们自己人。”郭子兴不以为然地挥挥手,不过还是听从劝告没有继续说下去。

刘秀英几不可察地挑挑眉,就这点城府还想干大事业,看来老爹的兄弟有点不靠谱啊。

到了郭府,刘秀英还未跨进门就有两个男孩围上来,指着她很不礼貌地嚷道:“爹爹,这小子是谁?”

这一家人的眼睛都有毛病吗?我是女的好不好!刘秀英完全忘记自己还是假小子打扮,看也不看面前的两人,索性把头扭向别处,观察起郭府的环境来。

这处府邸座北朝南,光线极好,高高的围墙和参天的树木都挡不住阳光的渗透。入门便是一个宽敞的天井,周围砌着白玉花坛,两边各有一条石子甬路一直通到二门游廊。越过游廊上的青瓦,隐约能看到内院的几栋垂花门楼。

瞧这规模应该占地十几亩,比自己家大了好几倍。收回视线,刘秀英不得不承认郭子兴果然比老爹有钱,难怪有资本造反。

“天叙、天爵,不得无礼!这是你刘叔叔和刘家妹妹。”郭子兴脸一沉,对着两个儿子喝道:“还不快向客人行礼。”

“老爷,你又在发什么脾气啊?”随着一句嗔怪落下,游廊拱门走出两个妇人和两个女童。

领头的妇人三十来岁,中等个子,略显富态。她梳着一个堕马髻,穿了一条石榴红的丝织马面裙,外罩一件无领半臂。颇有几分姿色的鹅蛋脸上搽着红扑扑的胭脂,肤色映衬得雪白。精心修饰的眉毛下一双杏眼流露着锐利的光芒,正似笑非笑地勾起薄唇望向众人。

站在她身后的妇人比她看着年轻些,盘了一个螺髻,穿着一套粉白淡雅的襦裙。脸上略施薄粉,五官清丽,双眉弯弯,眼睑微垂,浓密的睫毛挡住了眼睛,不过那紧抿的嘴唇和萧瑟的身影还是透露出一丝幽怨。

倚在梳堕马髻妇人身边的两个女童都梳着双挂髻,各穿一条福禄比甲。大的那个看起来和刘秀英年纪差不多,小的那个约莫六七岁。两个女童都算得上是美人胚子,生得杏眼桃腮,肤色白嫩,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十分可爱。

刘秀英倍受打击,在家的时候爹娘天天“宝贝宝贝”的叫唤,来的客人也赞她乖巧伶俐,导致她的虚荣心高度膨胀,真以为自己快沉鱼落雁。然而和这两个女童一比,当下相形见拙,瞧人家五官多精致,黑头发、大眼睛、白皮肤,自己却是黄头发、单眼皮、小麦肤色……唉,人比人,气死人。

郭天叙、郭天爵见了四人,一边叫着“母亲、妹妹”,一边躲到领头的妇女身后。

郭子兴只得压住怒气对刘大善人介绍道:“这是你两位嫂子……这是俺常提及的刘兄弟……”

两妇人是郭子兴的一妻一妾,姓张,据说是一对姐妹花。

梳堕马髻的是大张氏,盘螺髻的是小张氏。两位夫人的容貌相当俊俏,性格却南辕北撤。大张氏是嫡女出身,为人张扬,性格泼辣;小张氏是庶女出身,为人低调,性格温吞。

大张氏生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小张氏生了一个儿子。四个孩子分别叫郭天叙、郭大丫、郭小丫、郭天爵。

众人寒暄完毕向内院走去,张天佑已经见识过刘大善人,心中的好奇心也淡了,便告辞离开。他平时不住在郭府,作为郭子兴的心腹,他要时刻待在农庄观察那些投靠郭子兴的人是否可靠。

刘秀英落在后面偷偷打量大张氏。俗话说,相由心生,这位大夫人吊眼薄唇,肯定不好相处,她一句话就能轻易压下郭子兴的怒气,想必在郭府是个举重若轻的人物。这样的人还是少打交道为妙。

“你在看什么?你真是女孩子吗?比我两个妹妹丑多了。”

旁边突然伸出一只脏手,骇得刘秀英脚步一滞,怒气冲冲地瞪过去,竟是先前冲她叫嚷的郭天叙。

他约莫十岁出头,穿了一件墨绿色的提花罗衫。面色黑红,瞪着一对铜铃般的大眼睛,两只招风耳比他头上的总角还显眼,白森森的牙齿呲在厚厚的嘴唇上,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牵着他衣襟的郭天爵才五岁,梳着个朝天小辫,身上的缎襦已经脏得看不出是什么颜色了,脸也像花猫一样惨不忍睹。他睁着滴溜溜的黑眼睛,好奇地瞅瞅刘秀英,又瞅瞅自己哥哥。

看来郭伯伯的两个儿子都继承了他的样貌,两个女儿却继承了他夫人的样貌,这种基因遗传还真奇妙啊。刘秀英不由对神奇的造物主感慨万千,刻意忽视了郭天叙说她丑的话。

“跟你说话呢,丑丫头!”郭天叙继续伸着手在刘秀英眼前摇晃。平时来他家的客人,谁不夸奖他,眼前这个臭丫头居然视而不见,心高气傲的郭天叙越想越生气,面孔渐渐阴沉起来。

“你才是丑八怪呢!”哪壶不开提哪壶,心情郁卒的刘秀英压低声音骂回去。她承认自己没有郭子兴的女儿好看,可是郭子兴的儿子——说实话,她多看一眼都难受。

“你说谁是丑八怪?”郭天叙双眼愈发瞪大,揪住刘秀英不放手。

“谁搭话谁就是丑八怪。”刘秀英用力甩开那只脏手,没好气地警告道:“别惹我,小心我揍你!”

“你还会打架?走,我们去天井比划比划。”郭天叙眼睛一亮,竟又伸手来拉刘秀英的衣服。

讨厌的小屁孩!刘秀英身子一拧,快步走到刘大善人身边,跟着众人迈进内院。

进了拱门,宽敞的内院立刻展现在眼前。正中央挖了一个荷花池,绿柳周垂,田田荷叶随波荡漾,粉嫩花苞亭亭玉立,清香阵阵,让人心旷神怡。

内院四面抄手游廊衔接,厢房、正房、花厅一应俱全,东西两角各有一条甬道通往后面的垂花门楼,那是女眷居住的地方。

郭子兴把刘家父女安排在东边的厢房。原本是要让刘秀英住进郭大丫、郭小丫的院子,刘秀英执意要和老爹住一起。郭子兴索性叫人在刘大善人房间隔壁又打扫出一间客房。

“爹,我们要住在这里吗?”刘秀英一想到那个绵里藏针的大夫人和那个没完没了的小屁孩,就有些烦躁。

“怎么了?”刘大善人打量房屋,精雕细琢的罗汉床,崭新的锦被绣衾,铺着青砖的地面一尘不染,看得出郭兄是用心了的。

“我不习惯。”刘秀英咬着唇,不好意思说自己对郭伯伯的家人印象不好。

“我和你郭伯伯亲若兄弟,你只管把这当成咱们自己家。”看到闺女不出声,刘大善人好言劝道:“我们刚来就要走,会寒了你郭伯伯的心。暂时住上一段时间,以后等把你娘接来了,我们就另外租个宅子。”

刘秀英默默点头,老爹来定远是要和郭伯伯共商起义的事情,自己的确不该闹情绪让老爹和郭伯伯为难。

“刘老爷,刘小姐,老爷请您们去花厅。”一个仆人恭恭敬敬地来传话

桌上搁着各种糕点、时新瓜果,看见大家都入席了,郭子兴就叫仆人上菜。

仆人流水般地穿梭,不一会,花炊鹌子、荔枝白腰、三脆羹、羊舌签、萌芽肚胘、沙鱼脍等菜肴摆满了一桌。

郭子兴笑呵呵地打趣刘秀英,“我家厨子做的饭菜不比酒楼的席面差,秀英侄女别客气,想吃什么尽管挑,这是专门为你父女接风准备的。”

刘秀英看到一桌的佳肴口水都快流出来,哪还有功夫去做口舌之争,拿起筷子就去挑面前的菜。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骤然响起,郭天叙故作惊讶地叫道:“刘家妹妹怎么一点礼数都没有,长辈没动筷,小辈怎能先动筷?”

其他几个孩子配合地发出低低的嘲笑声。

刘秀英面红耳赤,在家里和爹娘随意惯了,忘记这不是自己家。不过她灵机一动,顺手把自己挑的菜放进刘大善人碗里,旁若无人地说道:“爹爹赶路辛苦,先填填肚子。”

这一举动不仅化解了刘秀英的尬尴,还体现了她的孝顺。刘大善人高兴地合不拢嘴,给闺女也挑了一夹菜,“你也吃点。”又招呼众人,“大家都吃吧,

《后途》 免费阅读章节

《后途》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