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庶子权臣》庶子权臣txt全集下载全本 字母文 庶子权臣调教

庶子权臣

历史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凡人慎言原创小说《庶子权臣》,主角是司徒昌,侯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今日威远侯府可真是热闹的紧,府中所有大大小小的主子全都聚在上院,所有主子其实也只是司徒昌的正妻与那些诞下子嗣的妾室,再过几日便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1 18:05: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凡人慎言原创小说《庶子权臣》,主角是司徒昌,侯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今日威远侯府可真是热闹的紧,府中所有大大小小的主子全都聚在上院,所有主子其实也只是司徒昌的正妻与那些诞下子嗣的妾室,再过几日便是

《庶子权臣》免费试读

今日威远侯府可真是热闹的紧,府中所有大大小小的主子全都聚在上院,所有主子其实也只是司徒昌的正妻与那些诞下子嗣的妾室,再过几日便是祭祖节,由于司徒昌还在吏部任职,无法脱身,司徒南便准备明日自己一人回乡祭祖,离别之际,司徒昌便想着侯府三代同堂聚在一起为司徒南践行。

这不,一大早贺雅兰便拎着穿戴好的司徒旭走出了雅兰苑。

雅兰苑在侯府中位置很是偏僻,在府中最西边的一个角落,别人都嫌弃雅兰苑太过僻静而且离上院路途也远,很少愿意有人住在这儿,当然对性子淡雅的人来说这地方真是不错,当初贺雅兰就是看中了雅兰苑的幽静才住了进去。

雅兰苑位置偏远,在贺雅兰到了上院之时,其余的那些姨娘侍妾早已在上院内屋里聊了半晌了,此时看到贺雅兰刚刚进屋,齐齐看向了贺雅兰,顿了一会儿,便有人手捂着嘴抿抿一笑。

“哎呀!贺妹妹怎么才来啊!可叫我们好等!唉!也难怪!妹妹之前也是娇滴滴的千金小姐!与夫人自幼便是手帕交!哪能跟我们这些人相比!”

说话之人是云雨轩的柳菁柳姨娘,虽然此时她脸上也是面带笑意,语中不经意间似乎是姐妹之间的调笑之语,不过那话里话外表达的意思却是将贺雅兰孤立了起来。

只看众人脸带不虞的瞥向贺雅兰便看出这柳姨娘的话还是起了一番作用的。

“柳姐姐说的哪里话,我那院子离得上房稍有些远了点,来得晚了点还请姐姐多多担待,何况夫人不是还没有到呢!”

柳姨娘那话中所含的意思贺雅兰当然也听的出来,不过却不是很在意,她才懒得管后宅之中的勾心斗角呢,而且虽说她来的有些晚了,可只要闻人雅没有先到那她其实也不算失礼。

“瞧瞧!贺妹妹这话儿说的,便是夫人在这儿都不会怪罪你,哪里轮到我来怪罪呢!姐姐知道贺妹妹与夫人关系好,可也不能总是拿夫人压我们这些姐妹啊?”

贺雅兰越是不在意,柳姨娘便越加咄咄逼人,她最是讨厌贺雅兰与闻人怡总是一副淡雅端庄的姿态,那一番无意间的做派深深刺痛她自己出身商贾的的事实,闻人怡是府中正当主母,她没胆子去招惹闻人怡,不过这贺雅兰却是与自己一样都是妾室,每次在府中相遇之时,柳姨娘便会出口讽刺,暗中挑拨其余的姨娘敌视贺雅兰。

“柳姐姐说笑了,我与夫人关系再好哪能比得上你与老爷那‘青梅竹马’的情分。”

语气之中将‘青梅竹马’四字特意着重出来,泥人尚有三分火,更何况贺雅兰,她可以不争宠,也不屑于低下身段学那些狐媚子手段,可是为了司徒旭,她也不能让人小瞧了去,府中的这些奴才下人最是擅于看人下菜,若是她一直逆来顺受,那些奴才还指不定怎么腹诽慢待自己与旭儿呢。

“你…”

柳姨娘听到贺雅兰所说,脸上再也不复之前的淡笑,玉指颤颤的指着贺雅兰,没有当上侯府的正牌主母一直是柳姨娘心中的刺,此时却被贺雅兰当中说出,一时间柳姨娘羞愤交加,不知说什么是好。

话说当年司徒昌说亲之时,本来已逝的司徒昌生母柳氏相中的是自己娘家的侄女,也就是现在的柳姨娘,不过老侯爷司徒南却是不同意,反而遣人去闻人尚书府说媒,任柳氏当时如何反对闹腾,最终司徒昌还是娶了闻人怡进府。

而柳姨娘实在不甘心放弃那侯府的尊贵,而且当年柳氏在柳家也无意中谈起过司徒昌与柳姨娘的亲事,花一样年纪的柳菁正是情窦初开之时,对那长得一表人才的表哥也是心仪已久,陡然听到这一消息心中是雀跃不已,虽然之后司徒昌已然娶亲也丝毫没有打消她对司徒昌的爱慕,时常来府中做客游玩,女追男隔层纱,何况司徒昌也不是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在她刻意的勾引下,终于有一日二人在府中的后花园成就了好事,恰逢其会的是,在二人刚刚穿好衣衫相拥着甜言蜜语之时恰巧遇到在花园中散步的柳氏与闻人怡,看到二人当时衣衫凌乱的样子,闻人雅哪还不知道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顿时便脸色大青,心中怒不可遏,盛怒之下当即便带着陪嫁过来的闻人府中的下人回了闻人府。

刚刚完婚没多久,司徒昌与闻人怡二人正是新婚燕尔如胶似漆之时,司徒昌却做出如此不堪的事情,若是女方是旁人也罢,或是那些丫鬟也好,顶多一顿棍棒赶出侯府,可偏偏柳菁是司徒昌的表妹,柳氏的娘家侄女,这可不是随便能打发得了的。

闻人雅回到尚书府自然是一阵诉苦,她的两位嫡亲兄长闻人理与闻人裕顿时怒火冲天,当晚便怒气冲冲的来到威远侯府,想要威远侯府给个说法,不过那柳氏却是一点愧意也无,反而还埋怨闻人雅小题大做,这么丁点儿小事也回娘家诉苦。

而且当初她便倾向于娘家侄女能跟自己儿子结成一对儿,如今虽然没能如愿,可进侯府做个平妻与自己做伴儿也很不错,她此时正志得意满呢,面对闻人兄弟二人的登门责难自然是没有好话,嘴中连珠带炮的数落了闻人雅一番不是,顺带还把自己有意将娘家侄女柳菁接到府中做平妻的意思也给二人说了一下。

自己嫡亲妹妹受了委屈,闻人裕和闻人理二人正是怒气难平之时呢,没想到这柳氏说的一番话又满是对闻人怡的不屑,竟然没有丝毫愧疚之心,二人听罢更是怒气难耐,柳氏不管如何也是长辈,他们二人无法直面顶撞,不过司徒昌他们可不在意,古代女子若是在夫家受了委屈,本就是娘家兄长替自己撑腰。

看着站在一旁犹自心安理得的司徒昌,心中更是来气,当下便将司徒昌一顿好打,还好,二人盛怒之下下手还是有分寸的,虽然司徒昌被打的看起来鼻青脸肿的很是恐怖,不过也只是一些皮外伤,二人也只是想教训一下司徒昌,并没有下太重的手,毕竟不管如何,闻人雅已经嫁到侯府是不争的事实,这以后还是要在府中生活呢,若是将司徒昌打的狠了,将来闻人雅在府中的日子也不好过。

等二人回尚书府将在侯府之中发生的事情说给闻人凡后,闻人凡也是赫然而怒,虽然大齐王朝有一正妻二平妻之说,可柳家是什么东西,不过一区区薄有资产的商贾之家竟然还妄想进侯府做平妻,与他们尚书府攀亲带故,简直痴心妄想。

既然柳氏提出要将柳菁抬作平妻之意以表,那闻人凡与她也没有什么好分说的,他堂堂吏部尚书还没有丢分儿到与一个后宅妇人争吵不休,免得被人看轻,不过,他虽然不屑于与柳氏理论,可却是能找司徒南讨个说法,随后便修了一封书信给司徒南,让他出面处理此事,给他们尚书府一个交代。

司徒南在司徒昌完婚没多久便回了固城,哪里能够想到府中竟然出了如此荒诞的事情,新婚燕尔之时,表哥表妹竟然在府中偷情,还被新婚妻子闻人雅亲眼看到,这如此荒谬之事竟然发生在自己府中,真真是令人膛目咋舌,更何况,堂堂威远候嫡子,世代武将之子竟然被吏部文职子嗣痛打了一顿,更是使他脸上蒙羞。司徒南阅完闻人凡的书信,顿时怒火中烧,随意安排了一下固城的一应事宜,便匆匆赶回了京城。

司徒南甫一回京便亲自将司徒昌又是一番好打,司徒南下手可比闻人兄弟二人重的多了,若不是柳氏死死拦着说不准当时腿都能给打折了,随后便押着司徒昌去闻人府登门请罪,将闻人雅请了回去。

不得不说司徒南心灵通透的很,他将司徒昌一番狠打虽说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不过更多的却是做给闻人凡看的,若不是如此,又怎能顺当的使闻人凡点头,将闻人雅接回来呢。

若是接不回闻人雅那乐子可就大了,侯府中发生的丑事肯定会被人抖落出去,到时那威远侯府可就是在京城之中成了人人饭后茶余的笑料了,豪门大族最重视的便是脸面名声,星星之火便能说出燎原之势,正是人言可畏,更别提还有那些闻风而奏的御使,倘若被他们知晓了,定会在朝堂之上弹劾威远侯府一个治家不宁的罪名,那侯府可真就名声扫地了。

在座的这些姨娘们都是都是府中的丫鬟抬上来的,对于当年之事全都一清二楚,听了贺雅兰的这一番分说全都抿嘴低笑,看向柳姨娘的眼神也逐渐带了一丝异样,宁做贫家妻莫为富家妾,在侯府中做一个小妾事事都要看人脸色,哪有自己当家做主来得自在,她们这些人之中大都是身不由己才在府中做人小妾,哪像柳姨娘这样,虽说不是什么官宦之家出身,可好歹也是商贾之家出来的小家碧玉吧,竟然上赶着给人做妾,真是不知羞耻。

当然在心中也对贺雅兰有些另眼相看,本以为贺雅兰这性子温和不善辞令,是个软弱可欺的主儿,没想到一开口便直接说重了柳姨娘的痛处,果然是咬人的狗不叫,这一张嘴便不同凡响,这以后还是莫要招惹她了。

柳姨娘看着众人眼神中的意味,更是羞愤难堪,一脸愤恨的直视着贺雅兰,那带着戾气的眼神似乎想要将贺雅兰吞没。

《庶子权臣》 免费阅读章节

《庶子权臣》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