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美味娘子:狼君,请入瓮》美食娘子萌翻天 男妃文 美味娘子:狼君,请入瓮Mary

美味娘子:狼君,请入瓮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美味娘子:狼君,请入瓮》是杨柳回塘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冷云,丁入,书中主要讲述了: “呵呵,王兄又何必紧张?南迁后,我大明几代帝王都效宋太祖,不以言获罪。况且我等并非非议朝政,不过是针砭时弊罢了。这搁在几十年前也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21 12:08: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美味娘子:狼君,请入瓮》是杨柳回塘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冷云,丁入,书中主要讲述了: “呵呵,王兄又何必紧张?南迁后,我大明几代帝王都效宋太祖,不以言获罪。况且我等并非非议朝政,不过是针砭时弊罢了。这搁在几十年前也

《美味娘子:狼君,请入瓮》免费试读

“呵呵,王兄又何必紧张?南迁后,我大明几代帝王都效宋太祖,不以言获罪。况且我等并非非议朝政,不过是针砭时弊罢了。这搁在几十年前也是允许的。如今朝堂衮衮诸公眼见天下太平,又起安逸之心,风月歌舞以滋生色,长此以往,恐国运颓废。”

“何兄所言极是。如今北鞑皇帝非凡人,虽不甘愿承认,可那康熙自登基以来便推行士绅一体纳粮,摊丁入亩。说来可笑,这摊丁入亩曾在我国小试,如今却被北鞑搞得有声有色,而我大明虽也极力推行可奈何阻力极大,若不是开海,海上贸易盛行恐又将复以往之祸。”

“唉!谁说不是呢?难道这就是不破不立?闯贼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大金打着保我大明旗号入关,谋夺江山,接手的却是个烂摊子。一群士绅被李闯王杀得干净,就连福王都被做成了福禄寿。天家子弟尚且如此,何况其他士绅?没成想,却是成全了现在的变法,不破不立,破干净了,再行此法自是水到渠成,难道真是天意?”

杨满月做着菜的手微微一抖,想起历史上那个可怜的福王不由脸色发白。哪怕福王真是十恶不赦,可用十来只活的梅花鹿与活着的福王放锅里烧成汤这未免太残忍了。

现在再听起人说起这些,绘声绘色的,只觉心惊肉跳,切着菜的手一抖,“哎呀”一声叫,所有人都把看了过来。

“哎呀,满月!”

陈氏惊呼,拉过满月的手,见手指鲜血淋漓不由吓得脸色发白,“怎得这不小心?快,包起来……”

她说着便想从自己衣服上撕布下来,哪知一个身影却忽然出现在她身后,一把拉过杨满月的手,那特有的沙哑嗓音响起,“怎得这不小心?”

陈氏瞪大眼,有种见鬼的感觉。

这人是怎么过来的?这动作也太快了吧?!

还有那眼神看着就像是要吃人一般,好似满月割得是他的肉,那两条剑眉都拧成疙瘩了。

“拿烈酒来。”

所有食客都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忽然想起这人似乎天天都来,对视了一眼,彼此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这杨小娘子虽是干干瘪瘪的还没张开,可姿容在那儿,长大后必是大美人。

只是这位公子看着性子清冷,口味倒颇重,竟喜欢这样的幼齿,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杨满月呆在那儿半晌,低头傻傻地望着抓着自己的那个手,不似一般贵家公子那般白净细嫩,带着薄薄的茧子,手指修长且骨节分明,带来一种力量之美,就像他这个人一般:直接,激烈。

那双狭长的黑眸带着点自己看不懂的阴郁以及……

暴虐?

“嘶!”

她冷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烈酒冲刷伤口带撕裂一般的疼痛,让她忍不住低吟了几声。一双秋水剪瞳也因此变得雾蒙蒙的,好似带着控诉一般,湿漉漉的眼神让他眉头蹙得更紧了?

“很疼?”

她不由自主地点头,小女儿态十足,与刚刚在村里打人的那个恶女简直判若两人。

“忍着。”

嘴角一抽,杨满月忽然想暴揍这家伙。

到底会不会说话?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杨满月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居然开始信赖眼前的男人了,好似他给自己包扎伤口是天经地义般的事一样,自然地就似多年的老友。

微妙的心境变化是谁也没意识到的。

无论是她还是那个给她包伤口的男子。

心里正嘀咕着却听那沙哑略带磁性的声音又想起,“这种伤一定要用烈酒清洗干净,否则伤口恶化化脓可就不好了。”

他说着便又掏出一个小瓷瓶,把药粉洒在伤口上,又掏出一块月白色的帕子把她的手指包了起来。

杨满月的心跳不由加速,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

这样近距离地看他,只觉眼前专注给自己包扎伤口的男人好似天神一般。那刚毅的脸近在咫尺,看得比以往更清楚。只觉这脸如鬼斧神雕一般,似是米开朗基罗手下最完美的雕像,极富男性阳刚之美。

而那认真的模样好似在呵护着天底下最珍贵的东西一般,细致小心的处理让男人更富魅力。

没由来地就感到一阵口干舌燥,呼吸紧促,内心如小鹿乱撞。他的手并不细腻,带着薄茧,触碰间不经意的摩.擦带着一些酥麻直透心底,好似有什么地方因此松动了。

小.嘴张了张,忽然有些不敢看他,收回手,瞄着自己的鞋尖低低道:“谢谢。”

“别沾水,这几日休息下。”

“不碍事的!”

她抬头,“出摊没问题,就是要辛苦阿娘了。”

“没事,没事……”

陈氏也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可面色却是古怪了起来。不动声色地插.进二人中间,将他们隔开,拉过满月的手道:“还是先回家歇息去,这里有娘就够了。”

“娘,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杨满月摇头,可睨见陈氏眼里的担忧便又道:“下午我不切东西了,我帮娘招呼客人。”

“还是回去吧,乖,听娘话……”

“嗯,回去休息,我送你。”

冷云冷不丁的一句立刻让陈氏白了脸,忽然有种想抽自己嘴.巴子的冲动。

这小子刚刚的举动已明显不过了,根本不是好吃,他是好自己的满月!

就说嘛!

这世上哪有这样的贵公子?不但给他们钱,还亲自跑去村里给他们解围,本来还挺感激的。可一想到这家伙居然不安好心,陈氏就有种想把他立刻赶走的冲动。

似是察觉到了陈氏的情绪,冷云撇了她一眼,淡淡道:“姨娘且放心,我会把她送到家的。”

就是不放心你,好么?!!

陈氏一口气堵在那儿,忽然开始祈祷满月还能似以往那般坚持了。

果然,满月没让她失望。

只见她坚决地摇头,“多谢暮时公子好意。不过满月没事,这点小伤算什么?庖厨之人哪有手不受伤的?公子的药当真是好极了,这会儿已不疼了。”

好极了!

见满月拒绝地干错,陈氏本能地松了口气。可这颗不安的心还未落进肚子里呢,冷面公子的一句话又让她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既如此还是去医馆看下。伤口虽有清洗过,只是你这一刀却是割得不轻,还是吃些药以防伤口化脓。”

“公子说得是!”

陈氏忙插话道:“满仓你看着铺子,娘带你阿姐去看下大夫。”

“不用啦……”

杨满月摇头,“弟弟还小一个人看顾不过来,我自己去就行了。”

杨满月本来想不去的,可一想还是去看看吧,这可是一个感冒都能要人命的年头,看下大夫也好。

陈氏这下没话说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个对自己女儿不怀好意的家伙送着自己的女儿去医馆,心里塞塞的:坏人肿么这么多?!

冷云人高马大,杨满月人小腿短,人家一步她得走两三步,虽然速度并不快,可她实在太小了,走了一会儿便有些喘。看着前头的长腿欧巴,心里也是塞塞的:为何我是个短腿?!

许是察觉到了她的不适,前头的人脚步变得慢了,甚至还停下来等了等她,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很快并肩而行引来路人围观。

男子太过惹眼,穿戴又不凡;而在他身边的女子穿戴朴素,甚至有些寒酸,这样两个人并肩走着很能引起人注意的。

不过被人偷偷围观的二人却是神色坦然,前者是因自身权势与能力;而后者则是因来自不同的时空。这二人不同的打扮却又同样散发着普通民众没有的自信,看起来竟又是那样的和谐,好似本该如此。

默默地走着,身后的影子交叠着,二人沉默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沙哑的声音又传来,“那婆子为何这般欺你?”

“嗯?”

杨满月愣了愣,“您是问村里的那个叶婆子?”

“嗯。”

杨满月叹息了一声,便道:“还能是如何?利益使然。”

“愿闻其详。”

她怔了下,侧头去看他,阳光洋洋洒洒地照射下来,他整个人好似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神情好似柔和了许多,带着一点魅惑,让人不自觉地就感到了一阵心安。

想起他对自己的维护,她不由自主地就吐槽了起来,“那个叶家人想把我嫁给冷侯爷,我不愿,一时想不开就上吊自尽了。本以为他们这样就会作罢,哪知却还是不愿放过我。我无奈,只得以孝期拒了他们,把婚期延后。只是我没想到他们这样无耻,逼嫁不成又想来盘剥我们……”

冷云侧过头,居高临下地望着她,那双狭长的黑眸有些冰冷,“你说得是冷云?”

“嗯。”

“冷云十四岁上战场,十七岁名满天下,贵为侯爷,而你不过是一个农家女,这门婚事是你攀高了,为何不愿?”

“哈?!”

杨满月瞪大眼,仰着头把这家伙上上下下一番打量,忽然气鼓鼓地道:“什么叫我高攀?这门亲事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我自知身份低微根本就没肖想过这样的夫君!我想得就是找一个平凡的农家汉子,一生一世一双人,和和睦睦地过一辈子。什么叫我高攀?!再者,那人大我十一岁都可以当我叔了,我干嘛给自己找一个大叔当夫君?!”

《美味娘子:狼君,请入瓮》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