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黔城浪子》黔城芙蓉大酒店 腹黑攻 黔城浪子出柜

黔城浪子

武侠连载中

火爆新书《黔城浪子》是章少羽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刀皇,冯翼,书中主要讲述了: 章逸飞记得自己根本不曾得罪过屠夫,但屠夫对自己指名道姓显然已是深有了解,而且他气势汹汹,显然是来者不善。不过少年又岂是怕事之人?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8 00:05: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黔城浪子》是章少羽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刀皇,冯翼,书中主要讲述了: 章逸飞记得自己根本不曾得罪过屠夫,但屠夫对自己指名道姓显然已是深有了解,而且他气势汹汹,显然是来者不善。不过少年又岂是怕事之人?

《黔城浪子》免费试读

章逸飞记得自己根本不曾得罪过屠夫,但屠夫对自己指名道姓显然已是深有了解,而且他气势汹汹,显然是来者不善。不过少年又岂是怕事之人?当即起身说道“小爷在此!”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少年傲然挺立!任他对手如何强大,少年亦是丝毫无惧,只见他横扫屠夫一眼便踏步而出。冯翼梦遥也欲起身跟随,少年回头说道“他找的是我,与你们何干?”

冯翼抬起桌上的酒碗将里面所剩的酒一饮而尽,然后轻飘飘的说道“来人境界之高实乃平生仅见!这酒已然喝了,但与这高手过招的机会你却想独揽,看来我这个兄弟你还是未曾放在心上啊!”冯翼说得轻松自然,甚至还有几分嗔怪之意。却丝毫也没有说出即将就要赴死之悲!

少年闻言,不禁热泪盈眶!冯翼已然决心与少年共存亡,却还说得如此轻松,实在无愧兄弟之名!只是那屠夫武功之高就算三人联手也毫无胜算,因此少年当然不愿冯翼白白送死,他还想说些什么,梦遥已抢先一步说道“不错,当日我们曾说过,喝了你的酒就是你的兄弟,而今强敌莅临我们又岂有退缩之理?”

少年只得摇摇头道:“你们本不该出头的!

二人只是报以微笑,根本不以言语回答!竟先少年一步而出!

一众酒客见三人兄妹情深也是倾佩不已,怎奈屠夫太过强大因而不敢表露。屠夫似也有所触动!来势汹汹的他竟并未催促,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人!

三人一同来到屠夫跟前,而后少年直视屠夫说道“酒馆虽不大,但毕竟酒还不错!莫要毁了酒馆!”少年说着就欲往门外走去。

“慢着!我祝云天刀下亡魂无数,但论义气却都不及你三人万一。不如我们喝杯酒然后再取你性命不迟!”

屠夫说的真挚,想来应是被三人同生共死的少年义气所感动。但众人闻言却尽皆惊骇!如果先前还有人认为章逸飞三人能侥幸活命的话,那么这一刻众人看章逸飞的眼神就已经与死人无二!只因为对手是祝云天,刀皇!祝云天!

少年却并不意外,潇洒一笑,答道“好,天下人只知道相聚不能少了美酒,却不知道送别亦不能没有好酒,如果章某今日注定要留在此处,那么就当我欠你一顿酒,来世也定当偿还!”少年“偿还”二字的发音咬得极重,刀皇当然也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不觉又对他高看了几分。

冯翼也豪爽得说道“酒债寻常,如果今日非丟命不可,那便欠你一顿酒债!饱饮美酒也总好过去地府喝那酸不拉几的孟婆汤!”

程梦遥倘若先前还存有一丝幻想的话,那么在听到祝云天名字的那一刻也早已消弭于无形,她也自知无力回天,便道“梦遥舍命陪君子!”

祝云天眼见三个少年无一人退缩,心中似也有些许不忍,便朝柜台喊道“将我二十年前封存的好酒通通拿来!今日老夫要为这三个小辈送行!”

“哈!哈!哈!我章逸飞年仅十八,却能喝到封存二十年的美酒!如此算来我已赚了两岁!今日虽死无憾矣!”

众人听得少年又放豪言,不禁对这少年更加惋惜,刀皇祝云天也在心里嘀咕“此子心性极佳,当真是可惜了!”

浓烈的酒香将众人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祝云天亲自倒酒,闻着美酒飘香,众人无不垂涎三尺!只是一想到酒后断头却又都不愿以命换酒!……

酒馆外的街道上,四人相对而立。天上的弯月也似乎不愿章逸飞三人在黑暗中孤寂的死去,早早的便送来光明!

只见少年将长剑缓缓抽出,直指刀皇,冯翼梦遥也同样抽出长剑。他们明知不敌却还是选择共赴黄泉!这份义气,薄情寡义的人就算穷极一生也绝不会明白!

祝云天也终于举起了他手中的刀。那是一把长两尺,宽七寸五分的杀猪刀,很难想象堂堂刀皇的兵刃居然会这般随便,刀上甚至还带着屠宰猪肉留下的油腻,但是没有人会小看这把刀,因为拿刀的人是刀皇!

下一刻,刀皇沉寂的嗓音再次响起“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为何要杀你?”

“杀人无非是为道义!或是私利!而我章逸飞自问行的端、坐得正,而且与你也并无仇怨。那么你要杀我无非就是为私利!即是为私利,那你心中自然就会有一万个理由。我问与不问又有什么分别?”

少年三言两语就将刀皇说成为一己私利而滥杀无辜之人,但偏偏他竟无言以对!这些话锋利如刀,倘若是心境不稳之人闻之还一意孤行的话,恐怕今生今世他的心境都将难以澄明,武道一途也将止步不前甚至是走火入魔。但刀皇毕竟是刀皇!略微沉吟片刻便道“杀你是为我徒弟报仇!”很显然,刀皇是在给自己一个答案,一个必须出手的答案,也是他给自己的澄明心境一个交代!

话音未落,杀猪刀已如泰山压顶般呼啸而来!章逸飞明知今日必死无疑,但他还是不肯坐以待毙。因为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他还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他还没有成亲!他也还没有好好享受自己的生命!所以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他还不能死!

没有人怀疑这一刀的威力,冯翼梦遥握剑的右手也早已渗出了汗珠!他们一左一右紧紧盯着出刀的轨迹!

终于他们动了,他们明明知道自己不过是螳臂当车,但他们还是动了!!!

两柄长剑呈交叉之势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试图挡下杀猪刀,然而只听得“锵!锵!”两声金鉄交鸣声响起,冯翼梦遥的两柄长剑硬生生被折成四段!二人也被这巨大的冲击波弹出数丈之外,直至撞到街道两旁的房屋才堪堪停住!最后又跌落地面滚了两圈吐出大口鲜血!二人虽然伤势极重,但他们还是挤出了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因为他们毕竟为少年挡下了一刀!

而少年还是站在原地,他也还是保持刚才的持剑姿势,他的双眼也已有泪水留下!但是他还是不曾回头看二人一眼,因为他知道,冯翼和梦遥身受重伤,下一刀也绝不会再有人会为自己挡下!尽管自己心如刀割,但他还是不能放弃二人拼死为自己拖延的一点点时间!

祝云天似乎也有所触动,但他还是举起了他手中的刀。而且似乎比上一刀更猛、更狠!

少年也终于动了,似乎是绝望之下的爆发!又似乎是兄弟受伤点燃的怒火!总之他竟凭着自己那晚的记忆将盘山老祖的剑法模拟了个大概!虽然仍旧是节节败退,却已然在刀皇的刀下坚持了七招!

“锵!”终于,他的剑也被震飞,他的右臂也似撕裂般的疼痛!他的五脏六腑也犹如翻江倒海般的不安。但他还是挺直了脊梁!因为就算是要死他也要死得堂堂正正!

文玲敏早已躲在暗处将一切尽收眼底!她自知,若是自己对上刀皇恐怕是连出招的勇气都不会有!而下一刻章逸飞就要死在刀皇的刀下,她本应该兴奋,本应该仰天长啸!然而此刻她竟然也有些许不忍!眼角竟然也会微微湿润!也不知是为冯翼梦遥的兄弟情义,还是为章逸飞求生的勇气!总之杀人不眨眼的一枝独秀竟然也会为了别人流泪!

刀皇又举起了手中的刀!说道“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悟性。我本不忍杀你!但若不杀你“他”就不会全力与我决战!”祝云天说着竟眨了眨那从未躲闪的眼睛!而那眼中分明又有两颗晶莹的泪珠落下!

“明年的今天我一定会在你的坟前摆满美酒!”祝云天话音未落那柄杀猪刀竟又直刺而来!

少年手无寸铁已是避无可避!但他还是紧紧盯着那飞刺而来的杀猪刀。虽然已明知不可挽回,虽然已明知自己毫无倚仗!但刀还没插进他身体,他也就绝不会向命运低头!

少年看了一眼梦遥,又转头对冯翼笑笑!似乎是在跟他们说再见!又似乎是在向二人表达谢意!而下一刻,章逸飞就要成为刀皇杀猪刀下的亡魂,所有人也都闭上了双眼不忍再看!

冯翼和梦遥更是哭的撕心裂肺!

然而,就在杀猪刀临近少年心脏的一刹那。一双蒲扇般大的手掌硬生生将杀猪刀拍移一尺。险之又险的擦身而过!

章逸飞看着眼前救自己的人不禁双眉紧促。因为他想不明白,这集市卖包子的老头为何要救自己?……

《黔城浪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