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西亭亦醉》江苏省西亭高级中学 直人 西亭亦醉全文无弹窗阅读

西亭亦醉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西亭亦醉》是醉笙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灼,小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那日陆有才哄了好久小翠,才算是把她哄好,顾灼交给他的任务完成了,他拿着了顾灼许下的十两银子, “大小姐,我想把这十两银子寄存在您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5 12:04: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西亭亦醉》是醉笙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灼,小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那日陆有才哄了好久小翠,才算是把她哄好,顾灼交给他的任务完成了,他拿着了顾灼许下的十两银子, “大小姐,我想把这十两银子寄存在您

《西亭亦醉》免费试读

那日陆有才哄了好久小翠,才算是把她哄好,顾灼交给他的任务完成了,他拿着了顾灼许下的十两银子,

“大小姐,我想把这十两银子寄存在您这,我想攒够了,给小翠做嫁妆。”

“......”她的刀呢,把她的刀拿来,这个臭小子,明目张胆的挖她的白菜,现在都不掩饰了。

看着旁边羞红了脸的小翠,顾灼恨铁不成钢。

“你看你那个出息,就十两银子,就把你骗到手了。”

“小姐,你说什么呢?小翠没答应....”

你挡挡你面露春意的笑容再说话吧....

盛夏不紧不慢的过去了,元美华的身体也日渐变好,虽还是不爱走动,但气色到底是好了许多,顾灼在她自己的院子里,开了一块儿地,种些花草,顾灼喜欢养花。

她让花房送来了一些她画出花样的种子,她自己种,有些花跟现代的名字确实是不一样了,唯独相同便是紫罗兰,顾灼很惊喜,前世,她种了很多的白色的紫罗兰,但是三色的紫罗兰她倒是很少见到。

元美华看着顾灼种花,她也常来南阁坐坐,顾灼总感觉父母之间有什么隔阂存在,但是她也不好说什么,钱老头之前留下的药她给了父亲,夫妻二人相处之道,她虽不懂,但是也得由元美华自己想通。

元美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前世今生四十年的夫妻,她本以为二人应该坦诚相见,竟没想到,被瞒着这么大的事,他从来没与她说过这些,他的痛苦,不知所措,她一概不知,也许她也是在气自己。

两人之间,还是他迁就她更多一些,虽是自由恋爱,但是那些年,都是他放弃了大好的工作,跟着她东奔西走,他从未与她抱怨过一句,就连亏待了他们的孩子,他都是说责任在他。

来到了这,她一蹶不振也是他撑起了她,要怨,就应该怨她,可是她抹不开口,说一声对不起。

“娘,我的十二岁生辰快到了哦,我们一家三口去郊外的庄子过吧,前两天我听管家说,有一个庄子开的菊花挺好的。”顾灼站在花田里松土忽然直起了身子,想起,她的生辰快到了,

“那灼儿想要什么?”

“那要娘亲自己想。”

“好。”

“娘亲可以慢慢想,还有两周呢。”

“好。”

说定了生辰的事,顾灼便叫人传话给顾元章,让他准备在郊外的别庄准备她的生辰宴,机会她给创造了,老爹再不给力,她也没办法了。

“哎哎哎,你们松土还是刨土呢,轻点。”顾灼看着月霄那使得大劲,心疼的揪揪的,“你看月灵那个力道,你再这么给我刨土,我把你开回训练营。”

“.....”

三月前三人回训练营受罚,月灵的伤不重,三人什么都没说,月霄的师傅听说月霄回来,气的拿着竹竿子追了他两个山头,“臭小子,你看你出息的,被大小姐一脚绊倒,现在还犯错误回来了,我打死你,我让你出去给我丢人。”

几个教头聚在一起,没把他埋汰死,他这么些人就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师傅,我错了,你别追我了,我错了还不行?”

“小兔崽子,你别仗着师傅老了,不行了,你给我停下。”薛教头喘着粗气说道,

月霄停下,垂着头站在那,薛教头喘着粗气,“说,你有什么不甘心的?我知道你小子是因为想进神策营,你动了心,可是,孩子啊,你得认命,顾氏是主子,我们是奴才,你得认,你现在应该沉下心来,保护好大小姐,以后才有出头之日,你明白吗?”

月霄站在月光下,强忍着眼中的酸涩,他认,他,不得不认。

顾灼看着三人中就月霄的变化最大,第一次见面是一把锋利的剑,现在这剑,像是被封存了起来。

“月柒,月霄这样有原因的吧?”

月柒站在一边,恭敬的回答,“来这之前,京畿大营神策军来训练营要人,月霄被选中了,之后,老主子调来月支跟在您的身边,月霄被强行从名单划下。”

顾灼听罢眼眸微闪,她倒是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那他刚来的时候还不服,现在为什么会是这样?”

“月霄的师傅,薛教头教训了他。”

“好,我知道了。”

顾灼虽不是极善之人,但,因着她,让一个少年破碎了梦想,她应该做点什么。

“暗二,月柒说的是真的?”

“是,神策军自建立起,便有一个规矩,每三年便可在顾氏训练营里挑选优秀的孩子便可入营。”

“你有没有被选中过?”

“……”

“暗二?”

好吧,她说错话了,为啥每个人身上就会有这样那样的缘由,她又不是心理医生,她又喊了几声暗二,都不再有回应,算了,还是先处理月霄的事吧。

晚饭后,顾灼写写画画一些计划外出需要准备的东西,便对小翠说道,“你去让月霄进来。”

“是,小姐。”

“对了,你让有才去找暗二,最近看他字识得差不多了,但是武艺落下了,让他晚上再下点功夫。”

“小姐……”顾灼看着小翠那犹犹豫豫的样子,翻了一个白眼,

“你要是想两周后跟我出去,上别庄去玩,你就赶紧让他学,要不你们都不用去了。”

“是,小姐。”听到可以出去玩,小翠便立马高兴了起来。

不一会儿,月霄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主子,月霄求见。”

顾灼放下笔,走出了房间,夜晚的天空上,月亮愈发的明亮,“跟我走走。”

月光下的花田都冒着绿油油的叶子,甚是好看,一阵夜风吹过,池塘的凉气袭来,顾灼不自觉打了一个哆嗦。

“你想去神策营吗?”

月霄一愣,

“如果你想去,我就把你从月支除名,我会亲自去跟父亲说,推荐你去神策营,但是营里还要不要你,就不是我能决定了。你师父那里,我也会让人去说清楚。”

顾灼看着月霄,月霄的身体顿时僵住,他想张口说什么,只是无声的动了动唇角,

“你不必怀疑我试探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

“我可以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你可以回去了。”

《西亭亦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