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龙飞凤仵》龙飞凤仵潇湘书院 Basher 龙飞凤仵清水文

龙飞凤仵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龙飞凤仵》由莫风流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闻余,余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宋宁和沈闻余一起,去出事之处。 回话的人说的巷口,正是铜雀街和三道巷的丁字路口。 此刻,行人将半条街,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的水泄不通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1 06:05: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龙飞凤仵》由莫风流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闻余,余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宋宁和沈闻余一起,去出事之处。 回话的人说的巷口,正是铜雀街和三道巷的丁字路口。 此刻,行人将半条街,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的水泄不通

《龙飞凤仵》免费试读

宋宁和沈闻余一起,去出事之处。

回话的人说的巷口,正是铜雀街和三道巷的丁字路口。

此刻,行人将半条街,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的水泄不通,就连路两边酒楼茶馆楼上雅间都挤着看着热闹的人。

从人群里传出来的血气,腥味冲的人头皮发麻。

人群里包围圈里,有人骂道:“报什么官,杀人偿命,老子现在就要他的命!”

“刀拿来!”

“今天这么多人看着,老子替天行道,让他偿命!”

宋宁挑眉,道:“居然有人这么横?!”

“山高地远,这是常事,只你不曾见过罢了。”沈闻余冷笑一声,拨开人群,大喝一声,“谁这么大的口气,要当街杀人?!”

没想到沈闻余一个小捕头,居然这么硬气,宋宁刮目相看。

她跟着进去,身后,鲁青青喊着她:“阿宁,里面危险,你小心点。”

“嗯!”宋宁跟着沈闻余到人群里。

丁秋香瞪了一眼鲁青青,怒道:“你现在对她格外的关心,是不是是因为她漂亮了?”

她今天就觉得宋宁和以前不一样,刚刚再看她,忽然明白了,宋宁虽然还是原来的容貌,但却和以前畏缩的气质大不相同,现在的她挺拔英气,利落坦荡,让人忽略她的容貌,被她气质所吸引。

“才一个月不见她,怎么变化这么大?”丁秋香想到什么,又问鲁青青,“她和沈捕头认识吗?怎么还能跟着进里面看热闹,我也要进去。”

鲁青青压着声音道:“他们才认识的,你别进去了,又不能帮忙,还是在外面看。”

“难道她进去就能帮忙了?!你不会真以为带她追一次凶,她就真能做快手了吧?!”

“你别乱说,阿宁本来就是快手。”鲁青青直皱眉。

丁秋香嗤笑一声:“我看你脑子被浆糊糊住了。”

鲁青青欲言又止。

人群里,宋宁看到空处停着一辆驴车,驴已经倒在了车边上,驴脖子被捅了一刀,血流了一地,早就断了气。

在死驴八九尺远的地上,躺着个男人,男人四仰八叉脸色煞白,一位年老的大夫,正面色凝重的在扎针施救。

但从他神色来看,大概不太乐观。

在大夫和受害人的对面,刘大桥一张脸被打肿了,跪在地上,他对面站着两位男子,一位穿着紫衣年轻公子,肤白貌美身材清瘦,另一位则是身材肥胖,满脸胡须手持长剑的中年男子。

手持长剑的男子冲他们看来,呵斥道:“沈闻余,你什么意思?!”

“劳驾帮我走一趟衙门回禀一声。”沈闻余和一位看热闹的年轻人交代,他话落,提剑的中年男人大喝一声,拦住要走的人,“我谁他娘敢去?”

那人吓的不敢动。

宋宁踱着步到被撞倒地的死者身边。死者面色白如金纸,左眼角有淤青,下巴有指甲抓挠的痕迹,依旧右手的中指指节上有明显的淤青新伤。

“您查出什么,死因是什么?”宋宁收回目光,问正在扎针急救的大夫。

大夫扫她一眼,眼露不屑,道:“说了你就懂了?!”

宋宁点头:“您说一说,我还是懂一些的。”

那大夫冷哼一声:“你既知道,那就自己查,跑来问我,你算什么东西?”

宋宁点头,从善如流地挽了袖子开始查验:“那我自己查,您让一让!”

大夫没想到她真要自己自查,顿时气到结巴:“你、你哪里来丫头,不许捣乱。”

宋宁不管他,手脚麻利按顺序查验,眨眼已经将死者的上衣敞开。

“你是谁,不许乱动。”穿紫衣的男子走过来,呵斥道,“他就算是死了,也不是你这些丑人能动的。”

宋宁看像对方,视线落在他的嘴角上的淤青。

这边,沈闻余将余荣的剑压下来,“这是命案,恐怕由不得余舅爷私自裁夺。”

余荣盯着沈闻余,逼近他一字一顿道:“在保宁,莫说我占理,就是不占理,你又能拿我怎么着?”

“这个人,今天我杀定了!”

余荣说着,剑头一转,直指跪着的刘大桥。

“啊!”围着的百姓吓倒失声尖叫,眼见那剑在刘大桥前胸一寸戛然而止。

刘大桥吓得腿一软,裤子湿了半截,大喊道:“饶命啊!”

余荣盯着挑挡着自己剑的刀,看向沈闻余,骂道:“不想活了?你敢拦我的剑?!”

“余舅爷息怒,拦你剑的并非我沈闻余,而是大周的律法。审问定案杀人偿命,也是朝廷也是衙门定的,余舅爷可没这资格。”沈闻余道。

现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替沈闻余捏了一把冷汗。

要知道这余荣可是当今知府窦万钊的小舅子。

而窦万钊则是保宁府的天。

大周官员外放,三年一审一换,最长也不过三任九年。

但是窦万钊开创了大周开国以来在职留任时长记录。

他在保宁知府的位置上,整整待了二十年!

这二十年,他已经将整个保宁紧紧握在掌心里,内有盘根错节家族人脉,府衙县衙无人不听他号令,在外,他豢养牛头山土匪千余众。

说是土匪,可谁不知道,那上面养的就是窦万钊的兵。

否则这么多年,他还留着牛头山不剿?

所以,有知府窦万钊这个土皇帝,余荣莫说当街杀一个百姓,就是杀一串,也没有人敢拿他问罪。

“你可知道死的人是谁,那是老子才进门的心肝。”

余荣呸了一口,打量着沈闻余:“不杀也行,那你来陪老子睡,老子立刻就放了他!”

四周寂静,落针可闻。只有余荣带来的常随嘻嘻哈哈嘲笑着。

沈闻余面色渐沉,脑子里不停回响着:杀了这个人,杀了窦万钊,为父亲报仇!

握刀的手一紧,他双眸崩出杀意。

就在这时,有人惊叫了一声,随即一道紫色人影冲着这边“飞”了过来……

余荣下意识用剑去挡,可待看清人影,又慌乱丢了剑,将人接住。

突如其来的冲撞,余荣抱着紫色人影,咚一下跌坐在地上。

“怎么回事,谁干的?!”余荣抱着人挣扎坐起来,迎着光他看到一位清瘦高挑的女子走过来,冷冷地盯着他。

“余舅爷能替律法行道,私自砍行凶杀人者的权势,不知道有没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当街残害无辜百姓的胆识?”

她语气沉静,目光清冽,明明是个普通女子,但却给了他巨大的压力,余荣被逼压着后缩了一下,喊道:“你、什么意思?”

《龙飞凤仵》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