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锦绣云间》云间绿大地别墅 蕾丝 锦绣云间娘受

锦绣云间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白峥嵘,白峻溪的小说是《锦绣云间》,它的作者是叶下红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攴京城,新春正月时节,艳阳高照。 十字街头四处门店林肆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行人沐浴在暖阳里,个个笑逐颜开。些许总角孩童捂耳放鞭炮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8 18:04: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白峥嵘,白峻溪的小说是《锦绣云间》,它的作者是叶下红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攴京城,新春正月时节,艳阳高照。 十字街头四处门店林肆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行人沐浴在暖阳里,个个笑逐颜开。些许总角孩童捂耳放鞭炮

《锦绣云间》免费试读

攴京城,新春正月时节,艳阳高照。

十字街头四处门店林肆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行人沐浴在暖阳里,个个笑逐颜开。些许总角孩童捂耳放鞭炮,砰砰几声响,言笑晏晏哄闹一片。

东侧街道两边的枯柳抽芽,几颗古朴的榆树伫立在一条潺潺的小溪边,溪水缓缓流着。

透过榆树枯枝,便一眼望见坐落在街道一角的白府上下白茫茫一片,门口府门上挂着惨白丧幡,门卫皆身穿丧服,头戴丧帻,与这初春欢乐之景实属格格不入。

进入府门,喃喃的诵经声便传入耳畔,经声佛火,祭奠亡人。

祠堂烛火高烧,香烟缭绕,白幡低垂,经幢排列。一派哀穆的气氛,七七四十九名高僧齐跪于堂内一副金丝楠木精巧的棺材前,一边敲着木鱼,一边单掌闭眼默诵超度亡魂经,焚音邈邈,亡者安息早升天界。

宾客吊唁,一片哀容。

一众女眷跪俯在地,哭天抢地。各种声音汇聚在一起,令人颓然感叹天地万物生死无常的忧怅之感。

白老爷索性站起身,离开祠堂。

白府老爷全名白峥嵘,中年得道仕途,在官场上勤勤恳恳,上级见他黾勉,多有提拔之意。经常在陛下面前夸赞,一路加官封品,现在稳稳坐在正四品官位上。

别看白峥嵘年龄稍大,夫人可是若干,老来得子女六七,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送老四出门的出殡队伍刚刚出门不久,奠灵帷堂前还跪着三三两两老四身前的丫鬟、婆子们,一个个哭得肝肠寸断、伤心欲绝。

他觉得心里苦得慌,这好端端的闺女怎么就不小心亡了呢?

头发须白的白峥嵘坐在堂前紫檀雕夔龙纹靠背椅上,掩面痛哭。众夫人,子女上前安慰,厅堂前一片哭咽之声,凄凄切切,好不令人伤悲。

不知是不想看见这悲痛的场景,还是觉得和尚念经念得头昏脑胀,白峥嵘索性站起身,慢慢踱步至庭院中,在一处池塘处停足,这里便是云儿亡命的地方罢?

他心思又猛然一痛:“来人啊。”

“老爷。”仆役随即而到。

“把这个池塘填了,然后种上别的花树吧。”白峥嵘吩咐完,拂袖而去。仆役领命后,抬起头望了望眼前的池塘,兀自叹气,惋惜三日前的四小姐的那场厄运。

……

三日前。

全府刚欢欢喜喜过完新春,白峥嵘与众夫人还在花园子兴致勃勃地品茶论道。

内院忽然便传来噩耗,犹如晴天霹雳打在众人耳边。

详问才知晓,原是老三和老四在荷花池玩耍,老三的金钗忽的掉入进池塘里。老四替老三在池塘里寻得丢失的金钗,不小心被池塘下的水草缠住了双脚,不幸溺亡了。

待得仆人下了池塘捞了四小姐的遗体上来,众人才看见四小姐脚上缠绕的绿色水草密密匝匝,看得人头皮发麻,众人心中早已骇然万分。

就算是成年人也无法摆脱,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女童?

四小姐亡故的噩耗报上去后,白峥嵘一惊哆嗦了下,手里的越州窑制青瓷底绘红梅的茶杯摔倒在拼花砖石上,成了碎花朵儿。

“云儿……”四夫人纪氏腿一软,率先哭出声。下人们搀扶着,急冲冲心慌慌地向着后院而去,众夫人见状也露出几分惊诧伤心之情。

白峥嵘怒而转身对着一位身穿绛紫色对襟广袖衫,头上梳着灵蛇髻插着镶宝石蝶戏双花鎏金银簪,发鬓插着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的妇人喝道“施氏!这就是你教导出的老三干出的事儿?”

那妇人立马跪倒在地,头上步摇急促摇摆不定,她哭喊道:“老爷冤枉啊,凌儿肯定不是故意啊。”说罢捏着锦帕流泪起来。

待得四夫人、老爷奔进院子一看,女儿脚上的水草已经清理干净了,但是浑身上下皆是水渍。安知,那仆役说的便是实情了。看见自己骨血年纪轻轻便夭亡,怎能不悲鸣?

四夫人立马腿一软,哭倒在地,鸦髻上的珠翠钗环散落,她也不管不顾,哭得满脸泪水,恸哭天地。“云儿啊,我的云儿。你还那么小啊,你让娘可怎么过啊?”

四夫人身上穿着颜色清冷的白色底绣鸢尾花的衣裙,哭起来的样子犹如水边的鸢尾花,娇弱地令人心生爱怜。

白峥嵘轻轻扶起她,语气心痛:“我一定好好厚葬咱们的云儿。”

就在众人哀痛痛苦之际,一个少年郎和一个书童满脸惊疑地踏进林菀苑。

“爹,娘,你们怎么了?”少年疑惑道。

少年身上还穿着府学月下学堂的月白色学子服,身边书童穿着褐色半臂,墨色衣裳,提着书篮,包袱等物。这少年郎是四夫人纪氏的儿子,白府的庶二子,白峻溪。

两人一回府便见众人哀痛神情,不知发生了何事。待白峻溪慌慌张张地行到自己院子,才看见妹妹浑身湿漉漉的躺在地上,爹娘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到底发生了何事?”

“溪儿,你妹妹她,她……”白峥嵘说不下去了,掩面哭了起来。

白峻溪透过父亲的身子,这才看见,躺在青石板水洼里妹妹的身体。他立马奔过去,跪倒在妹妹身边。拿起她的小手,冰冷触感让他心中一凉。

“怎么会呢?”他早上出门的时候,妹妹还欢欢喜喜地说:“二哥哥,你好好念书,将来教我习字,写诗,上元节还要陪我逛灯会……”

他走之前还抚摸妹妹的头让她好生在家,不要东跑西跑,惹事生非,她还笑嘻嘻地答应了,怎么过了一上午,人就躺在地上了?

他抓过旁边一个伺候的仆役询问:“怎么回事?”

仆役把对老爷讲过的话,又复诉一遍给二公子听。白峻溪听完愤怒不已:“区区一支金钗,掉了就掉了,为何要云儿去替她寻呢?居的什么心?那正月里的水冰冷刺骨,云儿怎么会那么傻呢?”

大家口中的始作俑者三小姐白绮凌此刻正胆战心惊,心里后怕至极的缩在自己的绣榻之上。

她怕极了,一想到老四双脚都是水草缠着在水中动弹不得的模样,她忍不住抱紧自己,假如是自己被那些密密麻麻的水草缠住,然后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就是自己,那结果她不敢想象。

三夫人早就命人熬了姜汤喂三小姐,让她不要多想,好好休息,老四之死和她没有关系,本就是年少贪玩年纪,自己被水草缠身身亡,怎么能赖在陪她玩的人身上呢?

众人哀悼三日,葬礼按礼举行。白峥嵘再不舍,四夫人再难受,也是要让亡者入土为安。

《锦绣云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