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战破天穹》斩破天穹 小说 Twink 战破天穹耽美

战破天穹

玄幻连载中

《战破天穹》作者:胡渣利剑,玄幻类型小说,主角:姜夜,陈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黑暗笼罩的山脚一片静谧,只有两座孤零零的木屋在夜风之中互相依靠。 陈苏儿点了一点烛光,独自抱膝坐在小溪边,有些心绪不宁。 黄昏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04 00:06: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战破天穹》作者:胡渣利剑,玄幻类型小说,主角:姜夜,陈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黑暗笼罩的山脚一片静谧,只有两座孤零零的木屋在夜风之中互相依靠。 陈苏儿点了一点烛光,独自抱膝坐在小溪边,有些心绪不宁。 黄昏的

《战破天穹》免费试读

黑暗笼罩的山脚一片静谧,只有两座孤零零的木屋在夜风之中互相依靠。

陈苏儿点了一点烛光,独自抱膝坐在小溪边,有些心绪不宁。

黄昏的时候,姜夜就离开了。当陈苏儿费尽心思做了一顿尽量丰盛的晚餐,出门寻找姜夜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陈苏儿隐隐猜到了姜夜去做什么,但是她却无力阻止。

天色已经彻底黑透,暮钟早已停歇,陈苏儿续了三遍烛火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那一瘸一拐艰难靠近的身影。

看着迎上来的陈苏儿,姜夜似松了一口气,随后无力的倒在了陈苏儿的怀里。陈苏儿一接触姜夜的身体,便是吓了一跳,因为他的背脊早已湿透,触手一片冰凉。

借着摇曳的火光看去,姜夜面色苍白无比,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不住滴落。

“帮我……换一下衣服。”

用尽全身的最后一点力气,姜夜有些虚弱的吐出了这几个字,然后姜夜便是很果断的昏了过去。

顾不得惊愕,陈苏儿将姜夜抱回了屋里,借着屋内通明的火光,陈苏儿这才看清姜夜的状况,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漆黑的眸子中有着心疼之色闪过。

今日和周通战斗过后,姜夜的腿骨便已经折断,是陈苏儿亲手帮他包扎上药的。但是此刻,那本已复位的腿骨却是再度错开,在一片血肉模糊之中露出头来,白红相间,狰狞可怖。

“你就是这般走下山的吗,很疼很疼吧?”

陈苏儿秀眉微蹙喃喃道,她有些难以想象,这么长的山路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坚持下来,难怪姜夜的全身会被汗水浸透了。

褪去了姜夜的衣衫,又忍着害羞脱去了姜夜的裤子,陈苏儿趴在姜夜腿前,小心翼翼的帮姜夜清洗伤口和上药,她的动作极度轻盈,生怕弄疼了昏迷之中的姜夜。

忙活了好一阵,当陈苏儿重新帮姜夜套上衣衫之后,光洁的额头上已经是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咻!

一道尖锐的破空声响划破了宁静的夜色,同样是惊醒了坐在床边看着姜夜发呆的陈苏儿。

屋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和喧哗声,陈苏儿能感觉到,那些声音都在不断的靠近。而实际上,这一片的山脚区域,也就这么两栋木屋罢了。

陈苏儿刚要起身一探究竟,手腕蓦然一凉,回头看去,只见躺在床上的姜夜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眸,正拉着她的手腕。

虽然他的面色有些苍白,但眸子却依旧明亮。

“扶我起来。”

在陈苏儿搀扶下起身的姜夜,侧耳听了一下周围的动静,摇头道:“来的还挺快,我还以为最起码也是第二天清晨呢。”

一边说着,姜夜就要下床。

“我扶你出去吧,你这个样子也走不了路。”

虽然不知道为何姜夜这么镇定,但是陈苏儿还是下意识说道。

“你陪着我出去,你就说不清了。”姜夜却是一笑,“可别忘了,现在已经是半夜。”

被姜夜这么一说,陈苏儿也反应了过来,孤男寡女,深更半夜,若是在这种时候一起露面,那她的名誉也算是毁了。耳根一红,陈苏儿没有再坚持。

想了想,陈苏儿拿过一边的扫帚折断了尾部递给了姜夜,当作零时的拐杖。

拄着扫帚,姜夜的身形也稳定了不少。走了几步的姜夜又似想起了什么,忽的转过身子,随后在陈苏儿愕然的目光之中,抓起了她嫩滑的手掌。

“暂时替我保管一下。”

姜夜解释了一句,随即将一枚戒指套在了陈苏儿的手指上。

做完这一切,姜夜闭目思索了一下,确定没有任何遗漏之后,才是向着门口走去。推开门,在姜夜身形消失在黑暗中之前,一句带着些许复杂语气的话语,也飘进了屋内。

“苏儿……谢谢你。”

陈苏儿一怔,这是姜夜第一次这般称呼她。

低头看去,那是一枚闪烁着神秘星光,煞是好看的戒指。

之后陈苏儿的俏脸有一瞬间的潮红,因为那枚戒指,不知是姜夜的有意或是无心,竟是赫然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那本该代表着一生的承诺的位置……

推开门的姜夜微微眯了眯眼睛,门前的空地上火光摇曳,不少人影正往这边靠近着。自空中降落的高大身影,正是执法堂的导师欧正。

姜夜合上门,主动往外走了一段距离,尽量远离小屋的范围,好让一会陈苏儿能够伺机从窗子离开而不被发现。

除了身着白色制服的执事以外,姜夜竟是还看到了不少穿着天青色制服的武院弟子,只不过一眼掠去,大多都是寒门子弟。

转念一想,姜夜便知道为何会惊动这么多人了。

想来欧正应该是先去了山腰寒门弟子聚集的地方寻找自己,才是惊醒了大批寒门弟子。

“姜夜,你竟然没有逃跑!”

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姜夜转头一看,那在人群之中阴冷盯着自己的却是王惑。

“生平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为何要跑?敢问欧师,如此兴师动众光临寒舍,所为何事?”

面对着四周隐隐将自己包围的执事,姜夜却是先皱眉发问了。这番话他也是说的底气十足,因为在他心中,根本不认为废了柳浩是亏心事。

大步走过来的欧正也是一愣,随即冷然道:“姜夜,你谋害同门柳浩,废其修为,速速随我回执法堂受罚!”

苏嫣然也走了过来,不过却是并未说话,一双媚眼只是不住的打量着面色淡然的姜夜,若有所思。

“欧师,我虽敬您是师长,但这不代表着您就可以血口喷人。今日武斗阁我与周通一战,腿脚负伤,根本动不了手,哪里有什么能耐,去废了柳浩?”

“这……”

欧正话音一滞,他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姜夜瘸拐的腿脚,这的确是有些说不通,不由得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徐勾等人。

“欧师,今日行凶之人虽然蒙着面,但同样是瘸拐着右腿,也就是因为这个,我们才认定姜夜是凶手!”

徐勾站了出来,此刻大庭广众之下他面对着姜夜自然再无惧色,冷笑看着姜夜道:“姜夜,你所谓的借口,其实就是你最大的破绽!”

“是啊,欧师,而且我们绝对不会认错姜夜的声音。”

另外一个少年也高声道。

“姜夜,罪证确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欧正负手冷冷道。

“欧师,在武院内,谁不知道徐勾等人和柳浩是一伙的,光凭他们的一家之言,也能够叫做罪证确凿?若这就是执法堂的行事准则,那我无话可说!”

欧正一窒,姜夜的言词之犀利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姜夜,任你巧舌如簧,今日我都必须带你回执法堂,有什么要争辩的,你可以在那里和我说。”

欧正索性不再和姜夜争辩,一挥手断然道。

“因为柳家?”

姜夜沉默了一会,抬起头,嘴角有着一丝嘲讽的笑容。

欧正此刻竟是有些不敢直视姜夜的目光,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姜夜说的的确没错。

他要在鹿城柳家上凌阳武院兴师问罪之前,拿出一个交待来。否则,他只怕要面对着院长的震怒了。

欧正不认为自己是徇私,因为这就是这个强者而尊的世界的行事法则!

姜夜在他眼中并没有什么重量,相反,牺牲一个区区寒门弟子,便能够安抚柳家,亦维护了武院的秩序,对他而言已经够了。

在这样的事情中,凶手究竟是谁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柳浩认为的凶手是谁。

姜夜从欧正的沉默之中找到了答案,他忽然发现自己还是有些天真了,他只顾着算计证据,甚至将纳芥给了陈苏儿,以保证不会被搜到任何罪证,但他却忽略了更重要的东西。

证据?

在绝对的力量权势面前,皆是浮云。

看来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

姜夜心中有些涩然,他再如何心智无双,在这种时候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一如当初离开天星城离开令儿的无奈,此刻能够争取一个被逐出武院的处罚,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苏嫣然漂亮的大眼睛不住闪动,她在犹豫是否要帮助姜夜,也在为心中要帮助姜夜的想法觉得纳闷。

从认识这个少年的第一天起,好像就有些对他说不出的感觉。否则以自己的性子,怎么会在意这样一个区区一级生。

摇了摇头,苏嫣然终究还是没有站出来,借这个机会断了这样的莫名感觉也好。

“不自量力的废物,这就是得罪柳浩的下场。”

不远处的王惑不屑的冷哼,这一刻他却是为自己当日文苑的退缩找到了理由,那是多么明智的决定。

周围的寒门弟子皆是冷眼旁观,没有人叹息,武院虽然是少年人的聚集地,但却没有人会对姜夜生出怜悯。寒门弟子生存在这里本就是如履薄冰,谁走错一步就要承担那巨大的代价。

姜夜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钱鹰,孙玉,带姜夜回执法堂!”

欧正终究没有回答姜夜的问题,只是淡淡吩咐道。

“等一等!”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引得所有人抬头看去。

自姜夜背后的黑暗之中,一个面色清丽的窈窕少女走了过来,就这般在众目睽睽之中走到了姜夜的身前,清亮的眸子直视着疑惑的欧正。

“我能够证明姜夜不是凶手。”

“怎么证明?”

欧正眉头一皱,略微有些不耐。

陈苏儿的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绯红,她深吸一口气,清晰而坚定的话语在夜色之中回荡,直接令得所有人愣怔当场,呆若木鸡。

“因为,我和姜夜整夜都在一起……面面相对,手脚不离。”

《战破天穹》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