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甜妻,休想逃》强占,女人休想逃 网盘 甜妻,休想逃小说目录

甜妻,休想逃

现代言情连载中

风晴月新书《甜妻,休想逃》由风晴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霄,吴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干吗吓唬他?” 唐阮阮等那名告白的男生进了宿舍楼,才从秦霄的魔爪里挣脱出来。 他薄唇一抿,万分不屑,“邪恶的种子就要掐死在摇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07 12:04: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风晴月新书《甜妻,休想逃》由风晴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霄,吴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干吗吓唬他?” 唐阮阮等那名告白的男生进了宿舍楼,才从秦霄的魔爪里挣脱出来。 他薄唇一抿,万分不屑,“邪恶的种子就要掐死在摇

《甜妻,休想逃》免费试读

“你干吗吓唬他?”

唐阮阮等那名告白的男生进了宿舍楼,才从秦霄的魔爪里挣脱出来。

他薄唇一抿,万分不屑,“邪恶的种子就要掐死在摇篮里。敢窥伺我秦霄的女人,不自量力!”

唐阮阮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我说秦大总裁,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有铜墙铁壁的厚脸皮,刀枪不入的石头心。你这样刺激他,他很容易一蹶不振的。”

秦霄叼颗烟,“谁说我刀枪不入?”他慢条斯理的掏出打火机点上,“你还不是,天天用你那张小刀子嘴,把我一颗心扎的鲜血淋漓。”

“......你就不能为我考虑考虑,万一他把你认出来,传到同学耳朵里怎么办?”

他眼神迷离的抽了口,懒散的弯起唇,“传出去更好。”

省得,他费时费力一个个去收拾。

唐阮阮白了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一眼,“......我不想跟你讲话,我要回去宿舍睡觉。”

秦霄横跨一步挡在她跟前,“不讲不行。”

“你凭什么阻拦我!”

“凭什么?”他忽然变得格外认真,沉下脸,板的一丝不苟,霸气的走置她跟前,“哼,唐阮阮,你给我听好了。”

他压低了脖子,危险的双眸与她相对,眯眼瞧着她精致的五官,愣是良久,薄唇里才溢出磁性的嗓音。

“就凭......我想亲你。”

他猛地在她唇上嘬了口,清脆的“吧唧”声响彻无人的石子路。

“......”

耳畔传来得逞的贼笑声,她鼻翼间烟味索绕,唇上热感湿润,呆呆的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脸,一动不动。

秦霄弯着唇,眉眼间温柔似水,他又顺势在她洁白小巧的鼻子上亲了下,柔声说:“小傻鸟儿,被我亲傻了?嗯?”

“......你竟然给我下套子!”

她还以为他忽然变得那么认真,有什么迫不得已的理由,没想到只是为了趁她不备的时候耍流氓而已。

见面就偷亲,还亲上瘾了!

“流氓!”

唐阮阮气的转身就走,秦霄快速擒住她手腕儿,“我道歉。”

“没用!”她冷言冷语。

他把快气爆了的小炸弹强硬的揽进怀里,嗓音磁洌:“以后再随便亲你是小狗儿。”

唐阮阮信他才怪,“你当小狗当惯了!怎么不说你是大狼狗!腊肠犬!”

秦霄忽然收敛了笑,面色紧绷,眼神阴沉的要下刀子,唐阮阮吓得抬起小手捂脑袋。“君子动口......不动手的!”

他忽然不情不愿的放开她,“你就不能换个高级点的动物。”

“......”

“骂贵宾猪也比这个词强。”

唐阮阮整理了下滑落的肩带,抹了把额头的汗,心有余悸的喘口气。

吓死了吓死了!

刚刚似乎又回到了金盏初见秦霄的第一面,那阴沉爆戾的眼神,貌似要把唐阮阮吃了的架势。

她心里把这个下三滥的十八代祖宗全都问候了一个遍,却不敢提再走的话。

一张冰凉的卡片,淬不及防的塞进她垂在身侧的小手里。

她愕然的回头,秦霄正将她拿卡片的小手攥紧了,放在唇边笑盈盈的亲着。

“无限透支卡,密码是你生日。”

...

秦霄抄着裤兜,笔挺的站在路灯底下,沉冷的眼神,慢慢睇向地上那张静静躺着的钻卡。

他抿唇,思索良久,顷刻浓眉紧皱。

“不要用你的臭钱来侮辱我!”

半个小时前,唐阮阮把银行卡愤怒的扔到地上,翻刀子眼上楼的那一幕,始终在秦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就不明白了,唐阮阮不是缺钱吗,难道他追女人投其所好,还做错了?

高档的皮鞋碾压在暗紫色的卡片上,秦霄站在楼底下抽支烟,掏出手机,给唐阮阮发了条短信过去——

“肚子还疼吗?”

他难得正经一回,没发带色的短信,对方却对他不理不睬。

秦霄又连发了几条关心的短信,都一如既往石沉大海。

最后他按捺不住性子,索性打过去,没想到唐阮阮直接挂断。

“......”

瞧不起他?

秦霄心里有什么东西,被这个念头驱使着,正在缓缓的拱土萌芽。

而这个东西他很清楚,一旦冒出来,就会排山倒海、雨骤风啸、一发不可收拾!连血液都要逆流!

他一忍再忍,握着手机的那只手臂青筋都爆了起来,颤抖着,猛抽几口烟,才制止住了上楼找她的冲动。

侵略的目光狠狠的盯306宿舍的窗户,直到熄灯了,他才肯离去。

...

风骏股份。

会议室里,安静如鸡,预算部门两个白领正在大声念报表,耳(禽)聪(兽)目(不)明(如)的秦霄忽然听出一个错字,顿时大发雷霆叫人收拾东西滚蛋。

“一群小学毕业的废物,连汉字都他妈|的不认识!”

他扯着领带拍桌子咆哮的样子,吓坏了风骏所有高层。

紧接着,会议室瞬间变成小学课堂。

这些高级白领忐忐忑忑,屏息凝神的听着讲台上的疯子给他们上课。

“这个字——给我念出来!大声点!”

秦霄拿着讲棍,疯狂暴躁的怼着投影墙上的生僻字。

高层们一个个挺直了腰板儿,颤抖着朗声念道:

“瓞(die)——”

“pa——”

一道眼风横扫而过,秦霄猛地盯住角落里念错了正在捂嘴的老家伙,“你——回去把字典抄写一百遍!”

财务部的郑总被点名批评,这下其他人都不敢再滥竽充数,遇着不会念得,主动举手。

...

等秦霄折腾完了这群高层,时间早就到了中午。

他大汗淋漓的坐在自己办公室,脸色阴霾的处理起上午被耽搁的文件。

没坐两分钟,他总觉得哪儿不对劲,浑身被刺扎似的痒痒,胸口更是热燥燥的不舒服。

“吴宪!你是不是想回老家种土豆!空调坏了都不知道换!”

一个平板电脑忽然被双男人的手,捧着拿到秦霄眼皮子底下,吴宪微微弯腰微笑道:“秦总,您的难题,刚刚被我解决了!”

《甜妻,休想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