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抗日之谍海重生 妖孽受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小攻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

军事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炳林原创的军事小说《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孙海川,徐来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孙海川劝了几句曹德军,曹德军的脾气发的很大,将剩下的酒一仰而尽,酒坛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挎了手枪晃晃悠悠的出了院子。 可以看得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10 12:04: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炳林原创的军事小说《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孙海川,徐来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孙海川劝了几句曹德军,曹德军的脾气发的很大,将剩下的酒一仰而尽,酒坛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挎了手枪晃晃悠悠的出了院子。 可以看得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免费试读

孙海川劝了几句曹德军,曹德军的脾气发的很大,将剩下的酒一仰而尽,酒坛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挎了手枪晃晃悠悠的出了院子。

可以看得出来,他虽然嘴上说的硬,但还是忌惮鬼子那里对他的威胁,况且行动队的那些人跟他们警队似乎并不是一路人。

孙海川与曹德军在城西闸门分开之后,径直回到了海川堂。

曹德军并没有去执勤,而是从西闸门绕了一圈,将自己的兄弟都打发走了,并告诉他们晚上谁也不许出来。

他的意思是要跟行动队死磕到底,这一切安排好了之后,自己又钻进了房区,在一扇黑色的门前停下,急速敲了七声,推门走了进去。

院子里的房间里点起了烛火,屋子里人影攒动……

徐来还在大厅里等着孙海川,摇曳的烛火下,他已然发出了鼾声。

孙海川为徐来披上了大衣,自己回到了房间,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马路上偶尔可以听见零星的脚步声,该是行动队他们在巡逻,整个济南城安静了下来。

天空放亮,城里还是一片萧瑟。

路上行人寥寥,路边做小生意的不过是偶尔叫两声。

顺子坐在海川堂门口,面前摆了个碗,见了孙海川还是主动的打了招呼。

这一天,海川堂没来一个患者。

孙海川吩咐徐来早早闭馆。

“师傅,上午我出去倒水的时候有个人说要来看病,我们要不要再等等?”

“都这个时间了,应该是不能来了,关门吧。”

孙海川手里攥着一本书,回到诊室内翻阅了起来。

徐来一脸不悦,毫无精神的插着门栓。

老梁从厨房里端出了两样咸菜,三碗稀粥。

“老梁,今天就吃这个?”

“废话,一个患者都没有,还想吃大鱼大肉?”

孙海川撇了眼,放下手里的书,洗了把手坐到了桌子前,拾起筷子简单的吃了口饭,又回去看书了。

晚饭过后,医馆的门忽然间被敲响了。

徐来兴奋了,立刻起身:“师傅,应该是那个人来了。”

孙海川摆了摆手,坐在了诊室的桌前。

果然如徐来所说,在医馆外边站了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

此人看上去四十多岁,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手里拎着一个公文包,最明显的是左额头上有一颗黑色的痣,头发看上去略微稀少。

徐来非常热情的招呼道:“这位先生您好,我们都等您一天了。”

“不好意思,白天有点事情耽搁了,让你们久等了。”

“我师父在里边,您里边请。”

来人进来之后,孙海川主动起身抱拳施礼,对方回礼。

“请坐。”

来人落座,放下手里的公文包,低声细语的说道:“久仰孙大夫的大名,我是专成从南京赶来的。”

孙海川淡笑道:“您高抬孙某了,南京有秦老,章大夫,他们可都是当世名医啊。”

“哎,他们那我都去过了,可都没有什么办法。”

孙海川认真起来:“看这位先生的面色不像是有什么问题的样子,说话虽然和声细语,但底气浑厚,你这?”

“先生真是名不虚传,尚未诊脉,光从面相就看得出来我的情况。”来人长叹了口气道:“我此来是为了我的家人问诊的。”

“先生的家人身体有何不适?”

“哎,我是南京驻青岛鸿翔商社的经理于金洪,生病的是内人。”

“哦?”孙海川又问了声:“不知道贵夫人有何症状?”

“这个……”

于金洪有些难以启齿,看了看身边站着的徐来有点迟疑。

孙海川冲徐来递了个眼色,徐来关门出去。

“您可以说了。”

“多谢体谅,内人不能生育,常说小腹疼痛,吃药无数,可就是没有任何效果。”

孙海川笑了:“是这样啊,那不知道孙某能否见下于夫人?”

“这!”

于金洪有点难为情。

孙海川点了点头,伸手请他将手放到脉枕上,他将三指搭在寸关尺,片刻后孙海川又让于金洪伸出另一只手。

几分钟后,孙海川笑了:“还是请于夫人前来吧,或许你们两个人都得吃点药。”

“啊?”

于金洪傻了半天才疑惑道:“难道我的身体也有问题?”

“并非于经理身体有问题,只是调理一下,有助于二位早生贵子。”

于金洪欣慰的长叹一口气:“原来是这样,那样好那样好。”

孙海川问道:“于夫人她?”

“您等等,明日我便来请您,她一个妇道人家,不大愿意抛头露面。”

孙海川点了点头。

于金洪临走直接扔下十块大洋。

“这是定金,如果我们真的抱上了儿子,定有重金相赠。”

孙海川嘴角微翘:“先看病,酬谢什么的等有了效果之后再说。”

于金洪起身离开了,孙海川送他到了门口。

可他见到的是于金洪坐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一溜烟从马路上消失了。

孙海川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立刻吩咐徐来关门。

等徐来关好门之后,他将徐来叫到了身旁。

“我来问你,这个人前次来的时候是怎么来的?”

“也是这套装扮,同样是坐着这辆汽车,没什么特别的,好像是非常有钱吧。”

“那你们怎么说的话?”

徐来挠了挠头,认真的回忆了片刻道:“他问我孙大夫在不在家,我说在,他说要看病,但是忽然间有人跟他说了几句话,他又立刻上车离开了。”

“说话那人什么样?”

“戴着一副礼帽,一身黑衣服,看上去像是个护院随从之类的。”

孙海川点了点头,打发走了徐来。

他自己坐了下来。

一个普通商社的经理,虽然比较有钱,但也不至于出手如此大方,而且他从那人的眼睛里感觉到的,并不是普通人的那种平常,这个人深不可测。

还有那乘坐的那辆车,济南城里似乎没有见过,此人到底是谁?

孙海川非常的谨慎,从上回那对祖孙被害之后,他就一直感觉有人在暗中盯着他。

但是那个人在什么地方,他不知道,甚至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猛然间,孙海川想到了件事情,他立刻穿好了衣服,出了门扬长而去。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