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嫡女医歌》嫡女医为妃免费完整版 妖孽受 嫡女医歌免费阅读

嫡女医歌

现代言情连载中

《嫡女医歌》是笺若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嫡女医歌》精彩章节节选: “怎么了?”木青歌不解的看着夏祎。 马车上

|更新:2021-01-07 00:05: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嫡女医歌》是笺若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嫡女医歌》精彩章节节选: “怎么了?”木青歌不解的看着夏祎。 马车上

《嫡女医歌》免费试读

“怎么了?”木青歌不解的看着夏祎。

马车上的男人听到声音,也看向夏祎。

“是庄老爷吗?”夏祎有些尴尬的抱拳。

男人的神色微微一变,盯着夏祎:“恕老夫眼拙,不知公子是?”

“这不是夏公子吗?”之前的妇人拿了木青歌要的东西,过来问要怎么用。刚好看到夏祎,很是惊喜的模样。

“夫人认识这位公子?”

男人惊讶的看向自己的妻子,木青歌也询问的看着夏祎。

夏祎和那位庄夫人忙解释了一番,原来这庄老爷竟然是芜城的首富,难怪如此的奢华。夏家在芜城虽然有些名望,但到底比不得庄家。尤其夏家乃书香世家,而庄家则是商贾之家,两家素日里并无往来,所以庄老爷不认得夏祎。夏祎认得庄老爷则是因为庄老爷经常赠济穷人,在芜城几乎无人不识。而庄夫人认得夏祎,却是因为有次夏祎在街上为小乞丐鸣不平,被过路的庄夫人看到了。

没想到还是同乡,这一来,相互间的话就多了起来。

“这位小神医是?”庄夫人惦记着木青歌的救命之恩,忙不迭的问她的姓名。

“哦,这是我表……弟,秦歌。”看到木青歌的眼色,明白她现在还不想表露真实身份,夏祎只得撒谎。

“夏老爷是有个姐姐嫁了户姓秦的人家,只是你们怎么从京城方向而来?”庄老爷奇怪的问道。

夏祎一愣,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和表哥去看京城的姨母。”木青歌已经抢先回答了。

这个庄老爷明明不认识夏家的人,却对夏家的情况如此熟悉。连哪个女儿嫁了什么人,住在哪里都清楚,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商人吗?

“哦,是嫁到太傅家的那位吧?”庄老爷颔首,赞叹道,“那可真是大户人家啊。”

庄夫人在旁边轻轻扯了扯庄老爷的衣袖,知道他们是有话要说,木青歌也就没接庄老爷的话。

抱歉的对木青歌笑笑,庄夫人拉着庄老爷到一边,两人轻声说了几句话,还不时的看看木青歌。庄老爷面色似有些为难,却最终点了点头,朝着木青歌走过来。

“秦公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厉害的医术,想必令师一定很出名吧?”庄老爷客气的请木青歌和夏祎坐了,随口问道。

“我师傅是军医,普通人很少听过他的名字。”木青歌平静的回答。

庄老爷面色又是微微一变,这些学艺的人有时候就是有些奇怪的规矩,比如不喜欢透露自己的师门。

“老夫有一事相求,不知道秦公子能不能答应?”庄老爷又道。

这语气不大像求人的,夏祎微微皱了皱眉。

“什么事,庄老爷不妨说来听听。”木青歌却没什么反应,要帮忙总得先说事吧?

“秦公子,是这样的。我们本来在外地做生意,这次急着赶回家是因为小孙儿前些日子从假山跌下来,一直昏迷不醒。请了许多大夫看了都没用,爹就是因为担心重孙,着急赶路,这才病倒的。秦公子您的医术如此高明,连停止呼吸的人都能救过来,能不能求您救救我孙儿?”庄夫人忽然在一旁开口说明了请求。

木青歌沉吟了一下,没看到人,她也没办法说能不能救。

“秦公子,求您救救我孙儿。只要您救得了他,不论什么,只要我们拿得出来的,都可以给您。即使要我们的全部家产都没有关系。”庄老爷忽然跪倒在木青歌面前,激动的道。

木青歌一惊,这算什么?

“庄老爷,您先起来,我们有话好好说。”木青歌示意夏祎去扶庄老爷。

“求秦公子救命。”庄老爷一个头磕下去,却不起身。

木青歌就有些生气了,这算怎么回事?对付年过半百,自己不过十来岁,按照古人的说法,这样对自己磕头,不是折自己的寿吗?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救人,只是因为医者的本心,非是为了名利。不管是马车里的老者,还是你们家里的孩子,我遇上了若是有办法,我自然会治。但是治不治得好,没看到病人,我没法保证。”木青歌看着跪在地上的庄老爷,一字一句说的很缓慢,“可是,庄老爷你现在这样算什么意思?挟持我的仁心,来要挟于我吗?”

木青歌虽然救了老者一命,但他的年纪,在庄老爷看来,或许不过是运气罢了。他是芜城首富,一直以来打他们家主意的人是多不胜数,所以他时时事事难免小心谨慎。这时候听了木青歌这番话,却是面红耳赤,起身也不是,跪着也不是,尴尬不已。

还是庄夫人伶俐,一边扶起庄老爷,一边对木青歌道歉:“秦公子,你救了我爹,便是我们庄家的大恩人。我们是断不敢为难你的,更别说挟持的话了。只是,老人疼爱孩子,那是我们唯一的孙儿,老爷也是太过于担忧了。我在这里给秦公子陪个不是了,希望秦公子不要生气。”

这庄夫人的年纪,都快赶得上秦氏的年纪了,木青歌一向对老年人最是宽容,她都这样说了,木青歌自不会再为难。

“等我到了芜城,可以替令孙看看,但是我现在什么都不能保证。”

“太感谢秦公子了。”庄夫人激动不已。

顿了一下,又道:“既然我们都是去芜城,不知道可不可以结伴?我爹年纪大了,身子又不好,我担心他路上再有个什么,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有秦公子同路,可以帮忙照顾一二。”

既然木青歌说自己救人是医者本心,庄夫人也就不客气了,直接说想要她路上照顾那老者。

木青歌没有多做犹豫,答应了下来。

“小姐,那庄老爷,明显对我们不信任,何必答应他呢?”回到自己的马车,苏木不解的问。

“我说过,我救人是因为医者本心,你们不会也不信吧?”木青歌看着两个丫头,为什么哪个世界的人都是这样,看到别人做好事总是觉得别有用心呢?

苏木和茯苓被木青歌看的有些发毛,又有些愧疚,不敢多说。

同一时间,庄家的马车上,庄夫人也在问庄老爷:“老爷,我看那秦公子是个好孩子。你刚才何必那样做?多为难人家啊。”

“好孩子?”庄老爷轻哼了一声,“世界上哪里来那么多的好人?还不是冲着我们家的银子来的。”

“人家秦公子救爹的时候,也不知道我们是谁呀,你这样未免有些小人之心了。”庄夫人不赞同。

“我小人之心?”庄老爷有点激动,“就算那姓秦的不认识我们,姓夏的认识吧?再退一步讲,就算之前不知道,看我们的打扮也知道是有钱有势的人家了。他们的马车之前跑的那么快,看到我们的时候就慢下来了。犹豫了那么久才过来,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在考虑我们值不值得救吗?再说了,一个Ru臭未干的孩子,能有多大本事?我看,爹可能根本就没事,我们也是自己吓自己。”

庄夫人摇头,但知道自家老爷的性子,也不多劝,反问道:“那你为何还对他下跪,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你都吓到我了。”

“下跪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今日的一切得来有多不容易,是跪了多少次才换来的?我今日给别人下跪,是为了明日有更多人跪我。”看到庄夫人脸色变了,庄老爷放柔了声音,“你别这样,如果那秦公子真能救得了泽儿,我跪他一下又何妨?就算救不了泽儿,他不是还救了爹吗?跪一下也不吃亏。”

“借口,你不过就是怕人家狮子大开口罢了。”庄夫人毫不留情的指出丈夫的居心,“可是,人家根本就不要钱。”

哼,不要钱,是想后面要更多钱吧?什么医者本心,说的好听,不过欲擒故纵罢了。庄老爷摇摇头,却并不和庄夫人多争执。

“你放心,我都听你的,定不会再为难于他。”

庄夫人也叹了口气,不再多说。

《嫡女医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