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金枝菜叶》金枝菜叶txt百度 调教 金枝菜叶小顶

金枝菜叶

现代言情连载中

《金枝菜叶》是宝瓶斋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金枝菜叶》精彩章节节选: 三月的汴京,本应该是花红柳绿Chun意盎然的胜景。

|更新:2021-01-21 05:02: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金枝菜叶》是宝瓶斋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金枝菜叶》精彩章节节选: 三月的汴京,本应该是花红柳绿Chun意盎然的胜景。

《金枝菜叶》免费试读

三月的汴京,本应该是花红柳绿Chun意盎然的胜景。

今年的时节,却是不妙。自打去年冬天起,雨雪就少,交Chun之后,汴京方圆数百里更是滴雨未下,这冬Chun连旱,使得农田龟裂,湖塘干涸。甚至连一些从不断水的深井也见了底。百姓莫说耕种,便是饮水也困难起来。

三月十七这天一大早,十里八乡的村民,便各自结伴,寻往汴京城大相国寺来。原来这日,大相国寺主持慧有大师受钦命祈雨。杨得广便是这人群中的一个。杨得广今年二十有二。是汴京城南六里乡人。他娘一直是大相国寺的信众,本想亲身前来。还是杨得广怕人太多,老太太腿脚也不灵便,尽力劝阻下来。这会他混迹在人群里,踮起脚尖也不过看到祭坛一角,那中间高台上,只隐约看到摆着香案,至于香案上的东西,则一概看不清。祭坛周围一丈皆围着玄色帷幕。帷幕外层还有汴京府尹派出的差役维持着秩序,靠近祭坛的则是宫里派来的各项执事,太监与侍卫。场面宏大。

眼看吉时已近,忽听一阵喧嚷,不多时,果然见到平日里甚少露面的慧有大师,身着大红金丝袈裟,在两排中年僧众的引领下,登上了祭坛高台。

杨得广听得旁边有位中年大叔道:“看到慧有大师这身袈裟没?这是皇上亲赐,胡大学士亲至大相国寺颁旨。闭关多年的大师这才接旨出关的。”

另一小伙子接道:“慧有大师常年不理俗务,料想,必定是佛法高深了。只不知有几分把握?”

头先那位中年人连忙打断道:“噤声!心诚则灵。”

那小伙子知机连忙闭口。

这时已近午时,Chun天的太阳虽不太毒辣。却禁不住这里人多。杨得广觉得热得有点透不过气来。这慧有大师不愧是有德高僧,端坐高台之上,面对香案,安然打坐。混不觉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百姓和头顶上的大太阳。

须臾,大相国寺的钟声当当的响彻寺庙。接着便听那台下传来一声:“吉时已到,万民叩拜!”呼啦啦人群立刻跪地叩拜,杨得广随众跪下,少顷,便听自祭坛上传来庄严的读经之声。伴着噔噔的木鱼,现场本来嗡嗡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这来大相国寺的民众,虽有几个是存了看热闹的心思,大多数还是诚心祈雨的。中原自乱而治,不过区区十几年。远谈不上物阜民丰,这田里的庄稼,关系到苍生社稷,偏偏无论是水利还是民生,都在战乱受过大创。修养十几年,这才刚刚有点起色,万万经不起大旱大涝的。每个人自然都舍不得如今的温饱生活。

杨得广家里人口简单,上有高堂老母,自己娶了媳妇郑氏。还没有子女。全家拢共也只有一亩丰田一亩薄地。平素里,若是风调雨顺,倒也够了。遇上这样的年景,却也是愁白了头。他跪在人群里,心里也一直默念着上苍保佑的话。

大相国寺地势东高西低,寺东两里一座矮丘之上,有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榕树。此时树下站着两个道人。头一个鹤发高冠,一身深蓝的道袍一尘不染,看着远处大相国寺的场景,一言不发。落后他半步的,则是一个青年道士,远没有老道人沉稳,不时踮起脚尖,手搭凉棚朝前眺望。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名堂,终于忍耐不住,凑到老道人身边问道:“师傅,您看,慧有大师能祈得雨来吗?”

老道人头也不回斥道:“清远,你这性子得改改了!虽说佛道不同源,至少《六洞抱藏》你也是深习的。若这么容易能祈得雨来,还用如此劳师动众,等到了皇上下旨,慧有才出面吗?佛家一向自诩慈悲为怀,能结万千善缘之事,早都做了。”

那名唤清远的小道士也不以为意,吐了吐舌头觍颜奉承道:“师傅,倘若您出面,把握自然比慧有大师大。”

老道人似乎对弟子的马屁无动于衷,只淡淡的说道:“驱云布雨,乃干动天机的禁法。天下不是没有能人,但谁又有十足把握?虽然我们道家颇有几手术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只看慧有选在今天,便知他是有几分真本事。不过在我看来,虽然今日是最近最适合的一天,但是慧有想要祈雨成功,也只在五五之数。”

清远听得此言,不再追问,只默默细算今日的六壬黄道,又抬头四顾望气。果然发现有几分雨相,只是不大明显。

老道也不去管他,只静观其变。他浸Yin五行神算六十载,也算其中翘楚。只昨夜一卦,却是乱象纷陈,天机混乱。这才动了心思来细看个究竟。

且说祭坛高台之上,慧有大师正独自端坐案前,双眉紧皱。他面前香案之上,两侧供着佛门七珍八宝,正中间摆着大相国寺镇寺之宝——龙象钵盂。钵盂内盛着天地净水。钵盂之后,还有香烛供果,烟火缭绕,慧有想起前几日接到圣旨的情景,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他何尝不知道,这是拿一世英明做赌注,佛家不比道家,固然出世,却不是闲云野鹤。大相国寺历经数朝,历代高僧辈出。平日里善名卓著,表率一方。至于祈雨……慧有不禁苦笑,他自然知道,人力有限,天道无情。只能借势为之。这几日夜观星象,也只有今天,或有几分希望。

祈雨的仪式仍在继续,无论是端坐高台的慧有,抑或跪伏在地的万民,还是置身事外的老道,都在等待中疑惑。每个人都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像静止了一般。

杨得广是常年耕种的壮劳力,即便如此,要保持着虔诚的跪姿,他都已经觉得腰酸背痛起来。突然杨得广觉得耳朵上一凉,他内心禁不住狂喜,难道这是真的下雨了?老天并没有给大家迷茫的时间,转瞬之间,已经有噼噼啪啪的豆大雨点落了下来。

慧有含笑不语。

老道瞠目结舌。

万民呼天拜地。

清远小道早已经如中了定身法一般,半晌才回过神来,挠挠头问道:“师傅,慧有大师这是什么神技?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

老道叹了一口气:“不是什么神技,运道而已。”

雨越来越大,他俩身后的榕树即使茂密,也遮挡不住,从树叶间淅淅沥沥洒下雨滴来。

陡然,天地之间,一束密集而耀眼的白光照射下来,直指祭坛。老道本有些散漫的眼光顿时再也转不开,掐指细算。竟然一分道理也算不出来。

祭坛之上,本来内心得意的慧有更是惊诧万分,他面前的香案正***奉天地圣水的钵盂里,此刻沟通天地的白光正在其中。他定眼看去,只见一个三寸大小,细致而微的赤Luo少女,正闭目悬浮。慧有内心已如惊涛骇浪一般,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这来历诡异的少女,并非人身,而是一缕阴灵。但此刻天光白日,此处佛门禁地,此时阳气鼎盛。

她……究竟是怎么来的?

那奇异白光来得突然,散去却慢。迷蒙之间,一缕缕渐渐变幻。那些本在叩谢上苍的黎民,见到此等神迹,自然是更加虔诚,一个个拜服不已。那奉命维持秩序的衙役,还有宫中派来的执事,太监,连同侍卫,在这等天降神迹面前,也什么都顾不得了。均混同拜成一团。就连平时练到心如止水的大相国寺僧众,也红光满面,手中木鱼敲得更急。

慧有一瞬间就做了一个决定。他忙起身上前,取过佛门七珍之一的琉璃玉盘,颤抖的将龙象钵盂盖住。说也奇怪,那贯通天地的白光看上去那么威势,竟然没有一丝力量。钵盂盖住的刹那,顷刻就消散无踪。

慧有不欲久留,上前将盖着琉璃玉盘的龙象钵盂郑重捧了,便起身离坛。早有知眼色的太监高声喊道:“礼毕,万民恭送!”台下众人都不知底细。只道是慧有大师神通广大,更添了万分崇敬。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路,恭送慧有大师。现场竟然没有一人嫌雨大,到处透着喜意。杨得广也夹杂在人群里叩头不止,一想到今年收成有望,也咧嘴笑了起来,只觉得没有白辛苦一场。

榕树下的清远已经禁不住大雨,举起衣袖遮住头顶道:“师傅,我们找个地方避避雨吧。”

老道本在沉吟,听到他问起。才回过神来。这老道人一双神眼,自不比那些凡夫俗子,早就看出了些眉目。此事太过神异,在场诸人恐怕只有慧有跟自己明了。为今之计,不弄个清楚明白,老道如何肯罢休。只是佛道不同流。这样贸然找上门去。慧有必定不肯透露分毫的。老道想起师弟的出云观,离此不远,心下有了计较,好好打听一下慧有的底细。至于那个阴灵……也不知慧有是要做什么手脚,这样急切掩盖?老道不欲多言,扬手便带着清远飘然而去。

《金枝菜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