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孽缘当道》孽缘 娘受 孽缘当道耽美狼

孽缘当道

现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孽缘当道》是苏屾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柳菁菁,袁尚翊,书中主要讲述了: 三月三,宫中盛会簪花宴。说是宴,其实就是一场大兴

|更新:2021-01-28 05:01: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孽缘当道》是苏屾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柳菁菁,袁尚翊,书中主要讲述了: 三月三,宫中盛会簪花宴。说是宴,其实就是一场大兴

《孽缘当道》免费试读

三月三,宫中盛会簪花宴。说是宴,其实就是一场大兴适龄贵族官宦男女的一场相亲盛会。参与的每个男子手持一枝花,喜欢哪家女子便把花送给她,若是女子同意,便把花簪在发鬓,故名簪花。

说到适龄,那就不得不提及一个大兴独有的女学制度,凡是贵族官宦家的小姐,到了十二岁就要进入女学研修,学女红,帐房一类的事务。十数年前,帝都南面建起一座专门教习民间女子的教坊名作流云阁,每年孟夏时节举办胭脂节,评选出女状元,女榜眼,女探花。近几年随着流云阁的风升水起,贵族官宦家的小姐们也倾向于参加胭脂节。胭脂节的影响力逐年加大,最后,簪花宴上总会递出几张请帖,邀请那些曾在胭脂节上拔得头筹的未婚姑娘入席。皇上自然不愿太多的民间女子入了这般严谨的盛会,故而要求胭脂节的举办必须在簪花宴后,但并不妨碍那些妄图攀龙附凤的少女们挤破流云阁的门。

年岁不足的纤绵翁主本来是不够资格来这簪花宴的,但谁让袁尚翊欠了纤绵一个人情呢,尚翊和皇上念叨了一句“此次簪花宴要邀请去岁胭脂节上拔得头筹的柳菁菁,阿毬她可不能这么就输了”,皇上闻言,瞥了一眼身边的太监连德富,默许了。

纤绵着一身亮眼的桃红色宫装,蹦蹦跳跳地穿过御花园外的抄手游廊,连德富在后面边喘气边唤着,“翁主——”

不知谁伸出一只脚堪堪绊住纤绵蹦跳的小腿,她被绊得踉跄一下,气笃笃地抬头一看,冷哼一声,“表哥,你不在御花园中陪着皇外公,跑这里使什么绊子?”

一身明黄滚边葱绿缎袍的袁尚翊看也不看纤绵,饶有兴致地啪啪地开合着折扇,“皇爷爷说了,连德富不在身旁伺候着不顺心,既然是我提议让你来,还是换我来看着你妥当些。”

纤绵撇撇嘴,扭身就要离开,袁尚翊从怀中抖出一块桃红色的丝帕,反身转到纤绵身前,将丝帕在她眼前挥了挥,“不让我看着你也行,喏,规矩不能乱,况且今日逍遥城世子和南盈的皇子都在,更不能由着你的性子胡来。”

贵族官宦家的少女是不能抛头露面的,故而出门就要覆上面纱。只是纤绵打小和袁尚翊混大,从不把自己当作女孩子,除了偷盗一类事务,她都不带的,她嫌弃地看了看丝帕,“覆上那个憋死了,我不要。”

袁尚翊顺势收回丝帕,轻描淡写地说,“无所谓,你不带就进不了园子,我倒要看看,你不进园子怎么折腾柳菁菁。”

纤绵闻言,狠狠地斜了袁尚翊一眼,夺过丝帕,狠狠地系好,“那你就好好看着,千万别眨眼。”

袁尚翊抿唇一笑,啪地打开折扇,笑眯眯地跟在纤绵后头。

Chun意正浓,御花园各色花卉争奇斗艳,而比花儿更娇艳的是皇家的翁主、郡主,以及大臣家的小姐们,樱草色,海棠红,茜色,秋香色,碧蓝,紫薇色,杏黄,桃红,各色的锦衣装点着花园。纤绵低头看着一个个精细雕琢的裙角,面纱下的唇角不自觉地勾起。虽然都明白,这所谓的簪花宴营造的君子淑女的氛围,不过只是这些姑娘衣裳上针脚细密的绣花,看起来赏心悦目栩栩如生,功夫其实都藏在之前的编织中,权势与门第,党派与势力是前提,才子佳人不过是后话。可这些各家小姐还是尽心尽力地在容颜外的各处精益求精,不知是真心想要将这政治婚姻改造成一出举案齐眉的佳话,还是只是不想在别的女子之中输了气场。

不过,她只是那么略略一想,转而就去寻找她的目标。

一身鹅黄的柳菁菁稳稳当当地坐在临水的六角琉璃亭中,周围都是些年岁稍大的千金们,叽叽喳喳地不知在说些什么。

纤绵徐徐踱步过去,故作深沉地咳了咳,一众千金见来人是她,不由得往后退了退,恭敬行礼,“参见翁主。”纤绵目不斜视,径直走到柳菁菁面前,“本主累了,看这里风景不错,想歇一歇,你,起来。”

柳菁菁在面纱下咬了咬唇,徐徐站起,“妹妹给姐姐让座本属应当。”

纤绵啧啧两声,以手作扇随意地扇了扇,“本主可当不起帝都第一才女这句姐姐,不论长幼,单论尊卑,你也应当给本主让上一让,对吧?”

柳菁菁低眉顺眼,缓缓地往后退了两步,却一脚踩在了自己的裙角上,踉踉跄跄地眼见着就要跌进池塘中。

纤绵为柳菁菁这副弱不禁风的鬼样子嫌弃地叹了一口气,随即想到母亲的叮嘱,不情不愿地一个回身将柳菁菁揽回亭中,却不巧正在纤绵相反方向有一人有同样的意图,一把拉住了柳菁菁并瞬间将柳菁菁带离,纤绵俶然失去了着力点,只看到一片冰蓝色衣角迅速闪过,她一个恍神,一个错步,扑通一声跌进了池塘。

Chun日的池水还很冷,比池水更冷的是上边各位小姐们的笑声,从齐腰的池水中站起来的纤绵冻得一个机灵,伸手抹了一把眼睛,恨恨地咬了咬唇角。

眼前突然冒出一把施救的折扇,纤绵抬头瞥了一眼笑得没鼻子没眼的袁尚翊,想到自己刚刚信心满满吹牛的模样,觉得自己越发丢人,一把拍开他的折扇,自顾自地手脚并用地爬上岸。

《孽缘当道》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