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乱世骄凰》乱世凰图 蕾丝 乱世骄凰同人女

乱世骄凰

现代言情连载中

《乱世骄凰》作者:一梦花明,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邬青璞,乔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可惜乔岱依旧置若罔闻,直到被送回丁香院,才清醒过

|更新:2021-02-01 20:02: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乱世骄凰》作者:一梦花明,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邬青璞,乔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可惜乔岱依旧置若罔闻,直到被送回丁香院,才清醒过

《乱世骄凰》免费试读

可惜乔岱依旧置若罔闻,直到被送回丁香院,才清醒过来。看着一脸担忧的兄妹三人,正觉诧异间;一眼瞥到自己染血的碧霞剑,方知刚才不是梦,原来自己真的伤了人。

“娘!您好些了吗?”邬青璞见乔岱又盯着碧霞剑愣愣出神,忙柔声相问。

“就是啊!娘!有事没事,您倒是说句话啊!”性急的邬蓝珣,一把板住乔岱的肩膀摇着。

邬墨蕊更甚,明明哭得梨花带雨,偏还笑着在乔岱面前晃动着五个手指,哽咽着问:“娘!还认识蕊儿吗?这是几个……”

……”乔岱。

邬墨蕊继续哭着笑,继续晃着手指问。

乔岱忍忍忍,最后实在忍无可忍,一掌便将邬墨蕊搧出老远:“岂止认识?你还欠揍!你个臭丫头!你娘三番五次问,你都藏着掖着!如今好了,那个老妖道一身伤跑了,看你以后还怎么见他!”

“……”兄妹三个皆愣。

乔岱却抚掌大笑。

邬蓝珣激动得一把拥住乔岱,在她面上亲了一口,咧嘴大笑:“娘!珣儿就知道您不会有事!”

邬青璞见此,也释怀地笑了。

唯有远处的邬墨蕊,愣了半天,才忽然跺脚哭道:“娘,您不是好人!您伤了假神仙不说,还骗我!啊啊——”

乔岱怒:“邬墨蕊!你再说一句,谁不是好人?”

“……”邬墨蕊回头,噤声,忽然拔脚便跑,跑出丁香院后方才喊回来:“娘不是好人!娘不是好人……”

“这个臭丫头!敢骂娘,待我去捉她回来给娘消气……啊!好困!”邬蓝珣作势往外走,却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乔岱摇头,啐道:“捉她?怕是要捉到梦里去了吧?废话少说!回去睡你的吧!”

“呵呵!还是娘了解我!”邬蓝珣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抬脚便走,却又唤邬青璞:“哥!你陪娘再待会儿,我去睡会儿!”

“去吧!懒虫!”邬青璞睨他一眼,看向乔岱:“娘,今儿还练剑吗?若是想,璞儿陪您;若是不想,您也歇会儿!”

乔岱低头,双手在眉间一阵揉搓,有些倦倦摇头:“你父亲再有一个时辰便下朝了,娘且在这儿困会儿。你自去吧。”

“如此也好!若是娘亲有事,着人唤璞儿便是。”

邬青璞见乔岱应了,遂回了悠菊轩。刚洗漱完,云啸忽然闯进来,二话不说拉起他就走。

小侍疏梅不满地嘟囔:“少爷还没吃饭了!”

云啸寒眸一瞪:“淑梅,你家少爷饿不饿,我不知道?用得着你多嘴!”

疏梅吓得头一缩,再不敢吱声,却在他们身后嚷嚷道:“明明是疏梅!偏要喊淑梅!话都说不清楚,还每次都凶我!哼!”

云啸听见,欲待回去,被邬青璞一把扯住:“云兄!莫与他一般见识!你且说找我何事?”

“哦!是我家老爷子!他今儿上朝前吼醒我,定要回府就见到你。我只好快马加鞭赶来。”云啸说着,还指了指门外,“诺,马我都牵来了!赶紧走吧!”

邬青璞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上马随云啸往北城而去。

上城有四大城区,东妓西贫,南富北贵。邬少祖其父因经商留居上城,故置业便选在南城。后邬少祖虽然入朝为官,但念及有祖宅,便也没有在显贵云集的北城建宅。而云家世代为将,先皇赐宅便在北城,且离皇宫也近。

因南北城相距甚远,他们一路疾驰。到了云府,云峥嵘已经下了朝,正在厅上喝茶。

见邬青璞来了,云峥嵘立马撂下茶杯,大笑着迎了上来:“邬贤侄!你来了!快屋里请!”

邬青璞一见,忙躬身施礼:“青璞见过云老将军!”

“哎呀!做这些虚礼做甚?老夫最烦这些了!”云峥嵘一把挽了邬青璞的左臂,便往旁侧的书房行去,同时令云啸备上好的酒菜过来。

邬青璞听了,忙推拒:“老将军且莫费心,青璞不饮酒,有茶便可……”

云峥嵘却不乐意了,瞪眼道:“好男儿,怎能离了酒?今日既来了云府,一杯也须一杯。否则就是打老夫的老脸了!”

邬青璞无奈,只好笑着应了,略饮少许。云啸则因被南宫震所激戒了酒,因此只有云峥嵘一杯杯下肚。

饮至半酣,云峥嵘忽地老泪纵横:“贤侄啊!你说老天为何待我云家如此不公?想我云某十五岁从军,为国为民征战一生,为何到头来竟落得门庭冷落后继乏人?”

邬青璞愕然,又觉尴尬,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云啸却叩首于地:“爷爷!您这是何故?不是还有孙儿吗?”

云峥嵘嗤嗤冷笑,猛地立起,竹竿样的身子弯下像把弓曲在云啸面前:“你?你为了一个女人,险些害得云某断子绝孙!本就是个不肖子孙!如今更是为陛下所弃!报国无门!于家无用!你……你……”

云峥嵘笑着笑着又哭:“唉!都是老夫罪孽深重啊!竟然生出此等不孝儿孙?行事那般不知轻重,待我百年之后谁来护我云家啊?……”

云啸闻言,更是伏于地上不停叩首。不是爷爷罪孽深重,罪孽深重的是他云啸啊!上不能光宗耀祖,下不能救护离儿,即便是这条贱命,也是熙皇拿两座城池换来的啊!所以,他才死不起活不好,日日贪杯恋酒!却不想,他竟害爷爷伤心至此……

邬青璞但闻“咚咚”之音不觉于耳,顿觉就如有人拿铁锤锤在他的心上,瞬间痛不可当,脸色煞白。他和云啸多年至交,早已情同手足,所谓同生共死也不过就是一句话而已。因此,惶惶去扶云啸之时,他也是满眼泪花,语不成句。

“云……兄,且莫如……此!云老将军只是……只是醉话……醉话而已!”

直起身来的云啸陡然转头向着邬青璞,肩上花白的发根根翻起,寒眸血红里藏着泪光,嘶声喊着:“不是醉话!这都是爷爷的肺腑之言啊!是他素日憋得太辛苦了,今日见了你才想一吐为快啊!青璞,是我太不孝了啊!”说罢,擂起拳头不住地向自己的头捶去。

《乱世骄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