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庶子夺唐》庶子夺唐笔趣阁 年下攻 庶子夺唐全文无弹窗阅读

庶子夺唐

历史连载中

《庶子夺唐》为江谨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午后未时,光天殿之宴已散,长孙无忌自崇教门过嘉德殿往宫外走去,长孙无忌回忆着方才在大殿中发生的一切,还觉得云里雾里。 “看长孙大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4 00:08: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庶子夺唐》为江谨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午后未时,光天殿之宴已散,长孙无忌自崇教门过嘉德殿往宫外走去,长孙无忌回忆着方才在大殿中发生的一切,还觉得云里雾里。 “看长孙大

《庶子夺唐》免费试读

午后未时,光天殿之宴已散,长孙无忌自崇教门过嘉德殿往宫外走去,长孙无忌回忆着方才在大殿中发生的一切,还觉得云里雾里。

“看长孙大人眉头紧锁,似有心事呀?”走在长孙无忌的身旁,太子舍人褚亮看着长孙无忌的神情,不解地问道。

今日长孙无忌亲妹被册为皇后,外甥又被封为太子,自己又是官拜吏部尚书,掌百官铨叙之权,本该是春风得意之时,却突然面露愁容,褚亮自然觉得纳闷。

褚亮哪里知道长孙无忌心中所忧,他看了看四周,见并无旁人,于是问道:“希明(褚亮字)以为蜀王其人如何?”

褚亮与长孙无忌一向交好,如今又为李承乾的太子舍人,长孙无忌对他自然信任,于是对他说出看自己心中的担忧。

如今的李恪不过一个八岁的孩童,连长安都未出过,哪里谈得上什么为人,褚亮没想到长孙无忌竟会突然这么问,先是一顿,接着才回道:“蜀王虽年幼,但依今日之举,倒也算是年少聪颖,知礼守节了,假以时日,兴许也是一位贤王”

听了褚亮的话,长孙无忌的心里非但没有轻松下来,反倒越加的担忧了。

闲王?真的只是闲王吗?

褚亮为太子舍人,乃东宫内臣,尚且如此看待李恪,更何况是旁人?今日宴中奏对,李恪可是赚足了朝中的名声和百官的好感。

长孙无忌感叹道:“蜀王虽年幼,但我却丝毫看不透他,就方才在大殿之中,我甚至觉得蜀王比过去的王叔玠更难对付。”

长孙无忌口中王叔玠便是隐太子李建成心腹王珪。

王珪曾为太子中允,为李建成智囊,叫天策府上下为之头疼,若非王珪武德七年受杨文干兵变之事祸及,流放巂州,玄武门之事能否功成还是两说。故而长孙无忌将李恪比作王珪,已经算是极为重视了。

褚亮不解地问道:“今日宴上,陛下准蜀王择师,蜀王并未择选三品以上朝中大臣,反倒择选一个无职无权的秘书郎,由此可见蜀王并无野心,性情也算敦儒,恐怕长孙大人多虑了吧?”

长孙无忌看着褚亮,脸上露出一丝忧色,叹道:“我与蜀王虽交涉不多,但今日却总觉得蜀王并不简单。”

褚亮听得长孙无忌这么说,轻声笑道:“左右不过一个八岁的孩童,纵然再有心机,恐怕也不至如此程度吧。”

长孙无忌却摇了摇头道:“这可未必。”

褚亮问道:“长孙大人的意思是?”

长孙无忌回道:“希明岂不闻王莽之术?”

周公畏惧流言日,王莽恭谦未篡时。

听到王莽二字,褚亮倒吸了一口冷气,褚亮无论如何都无法将方才殿中那个机敏沉稳的少年与王莽这样的奸佞之徒联系在一起。

褚亮道:“以蜀王现在的年纪,长孙大人的担忧是不是太重了?”

长孙无忌听着褚亮的话,自己的心里也有些拿不定了。

长孙无忌对李恪的猜测大多出自自己的直觉,李恪若是已然成年,长孙无忌必然对自己的猜测坚信不疑,可李恪年仅八岁,当真能有如此深沉的心机吗?

“今日李恪之行并无逾矩,兴许真的是我想多了?”长孙无忌本也不是刻薄之人,他在心中对自己问道。

褚亮走在长孙无忌的身旁,见长孙无忌脸上仍有犹疑之色,于是道:“岑文本不过一介书生,官卑职微,不足为虑。长孙大人若是担忧蜀王,何不敲打蜀王一番。他若是懂了,自当收敛,他若是不懂,那便是你我多虑了。”

长孙无忌行事一向谨慎,他虽是太子舅父,但也不愿陷储君之争太深,免得引来李世民的不满,反倒失了圣心,隐晦地敲打他一番倒也不错。

长孙无忌斟酌了片刻,道:“敲打他一番倒也并无不可,我明日便遣人入宫一趟。”

--------

光天殿中发生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官场之上。

长安城南,崇业坊,玄都观。

李世民封岑文本为蜀王府长史,代授课业的圣旨已经送到岑文本客居的玄都观,交到了岑文本的手中。

“这蜀王府长史虽为四品高官,但恐不好做啊。”

宣旨的宫人离去后,岑文本看着手中的圣旨,仿佛在看着一杯烫手的热茶,纵然再渴,却也不敢轻易饮下。

他对李恪其人,印象倒是极佳,抛开围棋小道不谈,李恪年少机敏,举止沉稳得体,纵然是在宗室子弟中也算极为难得,但岑文本唯一为难的就是李恪的身份。

李恪乃皇三子,年岁比起长子李承乾也仅有数月之差,这样的皇子天然便会被卷入皇位之争。

而且李世民还不满三旬,年富力壮,皇位至少在二十年内不会更迭,待到几位皇子长成,皇位间的名争暗斗也会越发地激烈。

李恪若是个毫无野心的庸才便也罢了,可是以李恪的表现来看李恪偏偏不是,以李恪的天赋和秉性,纵然李恪无野心,恐怕太子身边的人也不会放心他。而且就岑文本看来,恐怕李恪自己也不是本分的主。

岑文本若为李恪之师,那便彻底与李恪捆绑在了一起,未来便要与以长孙氏为首的东宫势力为敌,其中危险,不言自喻。

岑文本的身旁,袁天罡看着岑文本犹疑的样子,道:“圣旨已下,任你为蜀王府长史,授蜀王课业,难不成你还能抗旨不成?”

岑文本看着袁天罡一副轻松的样子,苦笑道:“若非被你邀来此处,我又何至如此境地。”

袁天罡道:“太微易主之兆绝非偶然,以我观之,蜀王面相极贵,将来未尝没有登临九五的机会,陛下既拜你为蜀王长史,你又何乐而不为呢?”

星相之事,本就玄幻非常,就连袁天罡自己都不能十分断定,更何况是岑文本。

岑文本叹道:“太微易主之事说来容易,可其中凶险又岂是是旁人能够估量,我本就是外臣,朝中毫无根基,此番若是入了蜀王府,恐怕就没有回头路了。”

袁天罡问道:“如此说来,你是准备上奏回绝了?”

岑文本摇了摇头,眼中竟也闪过一丝光芒。

“且先不急,待明日我见了蜀王再定,我这一身所学,总不能就在秘书省蹉跎了。”

《庶子夺唐》 免费阅读章节

《庶子夺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