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长女复难为》长女复难为 美人妆ym 第五章初见郭曙 长女复难为straight直人文

《长女复难为》长女复难为 美人妆ym 第五章初见郭曙 长女复难为straight直人文

发布时间:2020-02-14 18:05:0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美人妆YM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美人妆YM原创小说《长女复难为》,主角是郭曙,沈璞,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乐山,听说你被派去守后山了?” 邱婆坐到她身边,从怀里给她掏出了一块饼,“丫头,每日这样辛苦,身子可还受得住?” 自每日卯时中

>>>《长女复难为》在线阅读<<<

《长女复难为免费试读


“乐山,听说你被派去守后山了?”

邱婆坐到她身边,从怀里给她掏出了一块饼,“丫头,每日这样辛苦,身子可还受得住?”

自每日卯时中入营起,做完伙房工作,邱婆就看见这孩子牵着马去了后山,午时饭前又回了来,每日未时始,至申时止,这丫头必在树墩下拿书坐看。

晚膳前,乐山还会在屋前打一套拳,日日如此,无有停歇。

此时,乐山就正在草垛上盘坐看书,腰杆挺得笔直,左手执书,右手在草上来回划动。

“乐山,乐山。”

“邱婆,”乐山合起书,推却了她送来的干饼,“一日膳食有所规划,午时吃的正好,就不添加了。”

邱婆跳起腿,也攀爬上草垛,坐在她的身边,实在是好奇像她这样做事严谨有路数的姑娘为何不去前营,便问,“乐山啊,这一月的相处,我看你行事很有分寸,但凡缸里的水,锅里的食材,到如今,这些事,就没有你不得心应手的,如此伶俐的姑娘,你家人怎么如此想不开,会把你往这里送啊?”

乐山微转过身来,问,“邱婆,这一月余,可是乐山行事尚还有疏漏之处?”

“怎么会呢,你这丫头,我不是说了嘛,自打你来了,这伙房里的活,邱婆我就撂下了手,哪样不是你干的,”每日她正要去做时,这乐山就已经给她做好了,“正是这样,邱婆我才好奇,你说说你,从上到下,模样这样好,每日不是打拳就是看书,”她瞅眼看了眼,“你这日日看的书,都是怎么带进来的呢?”

陈家寒门,藏书阁不比一般人家,内里只是些门面上的书,做给外人看的,真正收藏的精本,少之又少。

晚间出营后,她往往要去城中走一走。

“贴身携带,就带进来了。”

“乐山,我观你的样子,不像是个在军营里待的人,这里露天,风吹日晒的,你若是一心一意想看书,那也得回家去呐,家里多好,即使清贫了些,也好过在这里挨日子。”

明明一月前,她还不是这么说的。

沉默一时,乐山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云彩,一览无余,颜色艳丽,“邱婆,你这样大的年纪了,为何也还整日待在营中呢。”

“我呀……”

提起这庄事,她老人家眼角自就泛起了涟漪。

“人到晚年,谁不想回家颐享天年,过个安稳的日子呢。”

“那为何?”

“我,我回不去了,人老了,要有个依归的地方,我呀,连个家都没有。”说到此处,她停顿了一会,“安史乱变,在琅琊的老家早被烧没了。”

听她说话,乐山的握书的手渐渐攥紧了些,和平年间,也免不了战乱,受苦的,还是百姓,“邱婆,您原来是琅琊的人。”

“是呀,随军奔走,已有数十年,哪里安营,哪里休息。年轻的时候,我大儿子是河北的军,没打个两年,我家那口子和我大儿子,就死在了沙场上,二儿子刚满十八岁,又被征去做了河南军,两个儿子,连个亲都没娶。好不容易歇了几年,儿子路过老家,一眼还没有瞧见,他就被派走上了前线。那时候难熬啊,饭吃不饱,成日打仗,难民一处一处的跑,我带着我家闺女已经逃到了河北,还是逃不了被抓来干活的命,老婆子我自那时起,就开始做起了手里头这活,只可惜啊,我家宝儿,被人掳走,到现在,也没见着个面。”

三男邺城戍。一男附书至,二男新战死。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

长安城内,天子脚下,尚且征战连绵。

乐山心头没来由地一阵绞痛,仗打多了,她也知道,最无法用眼睛去看的,还是战乱时无辜百姓的脸面。

“在这营里,待得久了,便就习惯了,再干个两年,干不下去了,我这把骨头也还要埋在营地脚下,徒留骨灰一把,随风吹散,青山不改,我这辈子活得才值得。”

乐山转身观望她,看着看着,心境豁然开朗了,与邱婆相视一笑,伸出拳头,虔诚道,“邱婆,您没白活。”

身在营中,死而随心,邱婆的心境,她该学一学。

邱婆也伸出手来,虽不知所云,但还是轻轻与她碰了碰,“哈哈哈。”

每日夜守,都有编制。

乐山将她的马系在树底下,打了一个圈,马儿跑不掉。

一道守山的人见着是她,忍不住摇头,“你这身板,能熬得住吗?”

倘若是后半夜的班,乐山就不回陈家了。

今日恰是轮到她守三更天,乐山在树上睡了不足两个时辰,起身就去了后山。

同行的七队把总那日看见她,拉着吴泽就问了,“这还是新兵吧?”

吴泽言简意赅,“这女人不是什么好家伙,贼得很,能下手你就下手。”

那先试试。

“嘿,那个陈乐山,你到山脚守着去。”

“是。”

七队把总,唤宋罗,年纪大抵有三十了,除却面相凶煞了些,治下还是有一手的。

同为女人,宋罗也觉得这位陈乐山相貌委实太好了些,站在她面前,硬是矮了她一个头,气势上难免就输了些。

“可别偷懒啊。”

巡防巡到寅时,守到山门,这一拨人大抵隐隐都犯了困意,手底下的人站在山涯边,这个点,靠着山墙,能偷懒的就偷了一两刻。

宋罗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一队零零总总的人,七分精神只有三分,定眼看去,只有这样一个最为突出,不但站的直,还格外有格调。

宋罗来时,带动草地发出微微声响,守队里,陈乐山一个眼锋顿时扫了过来。

这一眼,差点没让她软了脚。

什么不正经的人,这陈乐山,当不能小觑。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再过一刻,便可换班了。

把总亲察,众人相继活跃了起来,顿时各个都提起了十足的精神。

恰到点,乐山就松了脚,走到宋罗身边,行了一个标准的礼,“宋把总,乐山回营了。”

“回,回吧。”

提了桶,牵着她家的马,往山下去了。

下山的途中,又遇到了复上山的宋罗一行人。

“这怎么刚刚到点就要下来了?”

“她拿桶干什么去?”

身后一阵叽歪,宋罗扯着嗓子吼了一声,“都别吵。”

朝前头唤了她一声,“陈乐山,过来。”

她这匹马,模样……真够肥的,伸手摸了摸,这马竟有脾气,朝她甩了甩头,鼻孔吐了气,宋罗被迫收了手,咳,“陈乐山,这一大早的,你去哪?”

“回把总,去山下挑水。”

“你一个人挑?”眼角写满质疑。

“是。”

这个时辰,她家马要去水里玩,应当等不及了,“把总若是无有吩咐,乐山就下山了。”

今日下山,注定不顺畅。

提了两桶水,山脚呼啦啦来了一群人和马,马悉数被停在岸边,乐山隔着水面,老远就见着了对面的人。

那打头的,年少意气,挥鞭啧啧有声,初从马上下来,三步就走到水面边,洗了把脸,晨曦里,好不畅快!

乐山顿时松开了手,站起身朝他看了去。

嘴角抿成一条线,陈乐山的情绪瞬间莫变。

郭家小霸王,郭曙呐。

郭曙性情暴虐,脾气变化无常,与太和郡主齐深交好,既是她表弟,征战时分,又乃她膝下副将。

乐山不是忌惮她,乐山是在缅怀他的父亲,汾阳王,郭子仪郭将,少时郭父任朔方节度使,率军勤王,收复河北、河东,拜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至德二年,郭子仪与广平王李俶收复西京长安、东都洛阳,以功加司徒,封代国公。

这辈子,乐山只敬重这位待她有知遇之恩的老将军。

提着桶欲走,水那边有人喊话,“姑娘,好生标志啊。”

乐山提着桶上了岸,没有理会。

“哈哈,”郭曙推了身边人一把,“你行不行啊。”

“问个话嘛,你行你来啊。”

“哪有咱家小霸王做不了的事,郭曙你喊一声,看人家理不理你。”

持着鞭,郭曙站了起来,正了正衣裳,他喊,“那头的姑娘,从山底往山里去,需要多少时辰啊。”

走了不就知道了呗。

乐山转身,提着桶,就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

“这怕不是个聋子吧,你那一嗓子,喊得我耳朵都疼,人姑娘怎么就听不到。”

“滚!”

郭曙此行上山,除了参看此次军练外,自然是来找齐深的。

好不容易入了营,却被告知,“郡主出营了,三日才回。”

孙韧看见他,亦是笑得开怀,“郭曙,你这是被你老爹赶了出来,没地去,才来我的军营的吧?”

这话说的,“那也不是稀罕孙叔你么,没地去您就是我的靠山呗。”

“贫嘴。”

转身就唤了身边的参将将他带走了,“那就在营里待一阵子,郡主怕是过几日才回来,这几日,你就安生些,跟着谢参将去看一看营地。”

出了帐,绕了一圈营地,扯着谢语中,便问,“你这大营里还收聋子啊?”

“自然没有,身有残疾,听不见号声发令,这样的兵怎么敢用,郭兄为何有此问?”

“那女的也一样?”

谢语中的眉头蹙成了一条线,不是没听过郭曙的名号,“郭兄,女子既为兵,那也是要上战场杀敌的。”

娘子军,还不是他老姐搞出来的,“这年头,军里的姑娘模样顶个儿好了哈。”

模样好,不回家相夫教子,偏偏来打仗,傻子吧。

今夜值早班,到了时辰,陈乐山便牵了马出营了。

同共事的人好奇,“这大晚上的,来回折腾,不累吗?”

“心无困倦,不累。”

好吧好吧,这人是个倔骨头。

陪她走了一段路,她笑,“宋把总啊,最稀罕你这马,养得这般好,她每日都要来喂一喂的。”

宋罗确实喜欢她这马,乐山

长女复难为

长女复难为

作者:美人妆YM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美人妆YM原创小说《长女复难为》,主角是郭曙,沈璞,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乐山,听说你被派去守后山了?” 邱婆坐到她身边,从怀里给她掏出了一块饼,“丫头,每日这样辛苦,身子可还受得住?” 自每日卯时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