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重回俏七零》婉娇重生在六零 30 歌曲 重回俏七零cp

《重回俏七零》婉娇重生在六零 30 歌曲 重回俏七零cp

发布时间:2020-02-20 00:07:4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微微安心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重回俏七零》是微微安心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贝,廖主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老家的民间吹打乐系由打击(鼓—大鼓、堂鼓、板鼓、书鼓、战鼓,梆子—木鱼、木梆、竹梆,锣—大锣、小锣、苏锣、马锣、京锣、云锣、虎音

>>>《重回俏七零》在线阅读<<<

《重回俏七零免费试读


老家的民间吹打乐系由打击(鼓—大鼓、堂鼓、板鼓、书鼓、战鼓,梆子—木鱼、木梆、竹梆,锣—大锣、小锣、苏锣、马锣、京锣、云锣、虎音锣,钹—大钹、小钹、川钹、小京镲等)、丝弦(二胡、京胡、四弦等)、唢呐(高音唢呐、中音唢呐、大号)等乐器结合在一起进行演奏,讲究十样“傢业”,每种都是由专业人员来演奏,已经传承了几百年的历史。以前主要是在婚丧嫁娶以及各种庆典风俗、劳动习俗和岁时节庆活动配合民间舞蹈(如:采莲船、狮子舞、龙灯舞、踹高跷等),前些年破“四旧”,不允许婚丧嫁娶的时候搞这些封建迷信活动,吹打班摇身一变,被文化队吸收成伴奏组。对他们来讲,只不过演奏的曲目从传统的山歌、田歌、五句子、小调等民间音乐改变成京剧、黄梅戏、革命歌曲等。他们都算的上是老一辈的艺术家了,有自己的传承的一套手艺,才不会看什么简谱五线谱,只要听过一遍,立马就能用手中的传统乐器演奏出来。

杨老爹也算是业余的民间选手了,他年轻的时候因为爱好很是苦学了一番,后来家庭巨变,就没有坚持下去。有是时候吹打班子缺人,也会过来喊他去帮忙,算是后备人员吧。老宅里面后来一直都有爷爷敲过的一面鼓,可惜年久失修,被杨小贝和平哥小的时候调皮,给敲破了……还有一根唢呐,除了爷爷,谁也吹不响,一直被束之高阁,当成家里的文物了。

不过从九十年代开始,吹打班就渐渐地退出了历史舞台。那个时候结婚时髦的三大件,就是录音机、自行车、缝纫机。随着录音机的普及,年轻一辈的人们都不愿意再听这些老掉牙的曲调。年轻人不肯学,老一辈已经老去,传承了如此悠久的汉族民间音乐艺术从此落寞了。直到20世纪才被重视起来,国家抢救性地发掘保护,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是再也不像现在这样,田间地头、走亲戚、过年过节都能见到一队队的吹打班,演奏着或欢快,或凄凉的小调,人们争相观看的身影了,他们就随着最后这批艺人一起,永远地消失了。

之前由于只是排演,吹打班子不在,大家也就是自己唱自己的,杨小贝还真没有想到这茬。听王干事这么一说,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想岔了,原谅她这个从数字时代过来的人没这个概念。毕竟还是在遥远的从前,念小学之前见过吹打班。这么多年过去,哪里还记得这些。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忘记有吹打班了呢!还是小时候听过,没想来!”大伙儿都笑了,可不是!杨小妹十岁不到就到外地去了,那个时候年纪还小,哪里知道这些。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算是迎刃而解。杨小贝老早准备了几首比较适合的歌曲,她也不扭捏,直接就在办公室唱给大家听,让大家看看哪首比较合适。一首“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是杨小贝最喜欢的,唱过很多次,是拿手曲目。一首“在希望的田野”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表达农村人喜悦心情的歌曲,比较应景。还有一首“好日子”,元宵节是个喜庆的日子,大家图个乐呵,这首歌能够表达大伙喜悦的心情和对生活的向往。

深吸了一口气,杨小贝豁出去了!先来了一首难度比较低的,“在希望的田野”,她气息不足,嗓子放不开,但是办公室相对比较安静,听起来应该没有问题。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

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

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

一片冬麦(那个)一片高粱

十里(哟)荷塘十里果香

哎~咳哟~嗬呀儿咿儿哟

咳我们世世代代在这田野上生活

为她富裕为她兴旺……

歌声悠扬,杨小贝也超常发挥,一曲唱罢,大家都鼓起掌来。“太好听了!而且歌词好,说的就是这么回事儿!”王干事非常激动,感觉这首歌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是属于咱们农民的歌!要不是杨小贝说有3首歌,他当场就想拍板,就这首了!

接下来唱“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这首歌充满着一种对人情、爱情、乡情的悟性和理解,是需要充沛的感情来演绎的。至于技巧反而是其次的东西,常年漂泊在外,杨小贝对这首歌有一种深刻的触动,因此也是唱得最好的几首歌之一。

父亲曾经形容草原的清香

让他在天涯海角也从不能相忘

母亲总爱描摹那大河浩荡

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遥远的家乡

如今终于见到这辽阔大地

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泪落如雨

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

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歌唱者用心在演唱,却没有发现杨启民听着听着,眼眶红了。这首歌里,他听出了小妹对家乡、对亲人的怀念和孺慕之情,虽然歌里唱的是草原,但他就是知道,小妹唱的是自己的家乡。这些年她在外面,一定是非常想家吧!

一曲结束了,大家都沉浸在歌曲的意境中不能自拔,王干事感叹道,“真像一首诗一样!多美的一首歌啊!”的确,这首歌是由著名诗人席慕蓉写的,讲述了一个关于草原的故事,非常唯美。这首歌唱的非常好听,不过曲调很慢,又太过抒情,不太合适在元宵节演出。王干事非常遗憾,不过这首歌太好听了,下次县里举行文艺比赛,这首歌拿出去,那是妥妥的碾压啊!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吸收杨小妹进乡宣传办,这么个有见识,有文化,又有颜值的姑娘,可是比王丽高出好几个等级,绝对不能错过了!

杨启泰平复了一下情绪,拿了水杯过来想让小妹喝口水休息一下再唱。一站起来却被窗外密密麻麻的人头唬了一跳。不知道啥时候办公室窗子上趴满了人,为首的就是刚刚开小差的那个姑娘,他记得她的名字——易慧芬。

重回俏七零

重回俏七零

作者:微微安心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重回俏七零》是微微安心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贝,廖主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老家的民间吹打乐系由打击(鼓—大鼓、堂鼓、板鼓、书鼓、战鼓,梆子—木鱼、木梆、竹梆,锣—大锣、小锣、苏锣、马锣、京锣、云锣、虎音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