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今上令我很担忧》形容很担忧 第十五章 少年,远行么 今上令我很担忧弱受

《今上令我很担忧》形容很担忧 第十五章 少年,远行么 今上令我很担忧弱受

发布时间:2020-07-31 00:10:3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如一默 状态:已完结

《今上令我很担忧》是如一默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今上令我很担忧》精彩章节节选: 纪相思回到夭夭阁时,阁楼里已经是热闹非凡。严峰站在后门的暗巷口,见马车停下了,立刻迎上前去,打算扶她一把。纪相思心里有事,对着他

>>>《今上令我很担忧》在线阅读<<<

《今上令我很担忧免费试读


纪相思回到夭夭阁时,阁楼里已经是热闹非凡。严峰站在后门的暗巷口,见马车停下了,立刻迎上前去,打算扶她一把。纪相思心里有事,对着他摇了摇头,自己跳了下来。

严峰将今晚的事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纪相思,听完后,纪相思没有想到昱王竟然会将赵二小姐误以为是神女,不过想想,这也是没错。如果不是自己误打误撞的冒了出来,这神女本来也是赵二小姐的。今晚大殿内发生的事情她多少也知道一些,关于昱王殿下突然亲近赵二小姐一事,大家都乐得看皇家笑话。也不知,对赵二小姐颇有怨言的太后娘娘此时作何感想。

太后娘娘自然是气得牙根疼。

所谓的贵女表演无非就是一些琴棋书画之类的,看多了也就无趣了。大晏第一才女赵大小姐赵莹睿弹奏了一曲,若在平日里那定是众人追捧着的,可是前有昱王看中自家小妹这种谈资,后有卿卿姑娘同零露姑娘的惊鸿一舞,她这曲子倒是没折腾出什么赞美。赵大小姐看着昱王低头同自己妹妹说话那笑着的模样,自觉脸面全无,也没等太后娘娘安抚,自动告罪,提前离席了。

太后娘娘也见了昱王那模样,恨其不解春风,却更讨厌赵二小姐了。难怪这姑娘不愿意听从她的安排,成为神女嫁给皇帝,原来是对自己的儿子存了念想。这样唯唯诺诺没有才情的女子如何能配得上她的皇儿!唯有赵莹睿那样端庄典雅才有上位者的气度,想成为一国之母,赵二小姐还不够格了!

太后娘娘气归气,一时间也只能由着他去,只是这赵二小姐,她总要找机会敲打一番的,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

等纪相思入了夭夭的后院,才瞧着零露正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见她回来了,立刻站起身来,对着她跪了下去。

“你为何要跪我。”

“我……求姑娘帮我。”

纪相思站在她面前,很是坦然的接受了她的这一跪,她走上前去,伸手将她的下巴抬起,让她看着自己:

“零露,你应该感谢太后娘娘突然打断你,不然,夭夭阁的这些姑娘今晚可能都要为你下狱了。”

纪相思的脸上,有了平日里不曾出现的严肃。那双眼里,闪着寒光,带着压迫感盯着零露。零露被她擒住下巴,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渐渐的,眼里有了泪水。

“姑娘,我……我也不想大家出事!只是……今晚这么好的机会,见到皇帝陛下,他若是知道……若是知道……”

“丫头,你可知道为何说她是罪臣之女?她的父亲刘知州贪腐了赈灾的银两,当地的灾民都告到了京城来了,赵丞相亲自接的状纸,抄了刘知州一门,刘知州被斩杀,家中其他男子流放格莱斯亚,女子充妓,刘家此后三代皆为贱籍。”

“你可知道格莱斯亚?那是大晏最靠近川冰国的地方。那里没有四季,只有常年的冰雪,那刺骨的风,能直接把人活活冻死。”

李霖的话犹在耳边,纪相思看着她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复杂。零露哭红了眼睛,她伸手拉住了纪相思的衣袖:

“姑娘,我也是没有办法!我……我爹是被冤枉的!他没有……他没有……姑娘!我知道您是有大办法的人!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她气她的冲动,她的隐瞒。但是她又能说什么?若是换了自己,能够直面陛下述说冤情,只怕连犹豫都不会!

“别哭了,起来吧!这事儿你好好跟我说说。”

宫里头,太后气得头疼还没等宫宴结束就回了慈宁宫。赵嬷嬷奉命盯着昱王的举动,告诉了太后,昱王送赵二小姐上了马车后就去了陛下的寝宫。

太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一直以为昕儿跟莹睿的婚事昕儿是知道的,以前莹睿入宫时他虽不热络,至少没有排斥。赵莹睿长得好,品性也好,她是看着长大的,而且及笄后人家一个女孩子等了他三年。本以为昕儿也是同意这门亲事的,却不想,昕儿看上去,要更喜欢赵家的二小姐。

“明日宣丞相夫人入宫吧!”

“是,奴家这就去传旨。”

昱王刚打算去找皇兄,半道上就遇到行路匆匆的大总管王瑛。

“哟!殿下这是巧了!奴这正是打算去找殿下您来着,这不,半道上就遇着了!殿下,请吧!陛下在寝殿等您呢。”

昱王刚进门,便看见李霖披散着头发坐在院子里等他。

“臣弟参见皇兄!”

说着便要跪下去,李霖上前一把扶住,笑着拍了拍他的肩旁:

“行了,这里就你跟孤两人,不用多礼。”

“那就谢过皇兄了,只是礼不可废嘛!”

没有过多纠结此事,他跟着李霖走到院子里一同围坐在石桌旁。王瑛很识趣的送了壶茶水过来,然后退了下去。

“臣送来的那份折子,皇兄可有看过?”

“孤看过了,北部的动乱你处理得很好,匪首逃脱,按察司那边出了画像便可下通缉令了。只是延着你给的资料查下去,所有的信息都断了。”

原本以为只是乱民暴动,但是这些乱民却明显有了自己的组织,那些支持他们的粮草兵器都是从何而来,现在还不知。只是能肯定的是,这定是有人在背后支持的,而这个支持他们的人,一定很有权势。

粮草倒是好说,民间便可轻易组织起来,但是兵器呢?除了在外镇守的几支军队外,就只剩下这宫殿之内的禁军,宫外的骁骑营,还有军政院了。

“原本你才回来,该是让你休息一阵子的。但是有件事,孤却只能找你去办。”

“皇兄请说。”

“就在几个月前,南部干旱的消息才传到京城不久,孤便让人准备了赈灾的粮食送到南部去了。可是有灾民却将状纸送到了赵丞相手中,说有人贪污了赈灾的银子!赵丞相接了状纸,探查下去,说是阳水州的知州贪腐,斩立决。”

听到了赵丞相三个字,昱王便知李霖的难处了。

赵丞相是母后的哥哥,他的舅舅,不管谁不敢轻易得罪,接这个烫手的山芋。也只有他这个做外甥的敢查。

“现在刘知州的女儿流落花楼,想要为父伸冤。不管此事真相如何,孤都希望你能去查实清楚。此外,南边的旱情到现在还没有解决,下面一直在讨银子。孤觉得里头有些孤不知道的事情,此次赈灾的银子,就劳烦你一路送去。顺便去一趟阳水州,查明情况。”

“臣遵旨。”昱王低头抱拳,不过片刻又抬起头,嘴角有些戏谑:

“花楼里的姑娘又是如何能将状告到皇兄面前?莫非……”

“咳咳。这状还是当着你的面告的?”

“??”

“今晚上那个会跳舞的零露姑娘便是。”

“!!!”昱王当即愣住了,想起了皇兄问她要何赏赐的时候她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若不是母后及时打断……

“这姑娘还真是大胆啊!”

皇宫是什么地方,不将她的身份查清楚怎么会放行入宫!这姑娘着实天真了些。不过还好,这话只是昱王在自己心里头过了一遍便忘了,毕竟这宫里还真有一位查不到身份却能通皇帝陛下相谈甚欢的存在。

而这位存在,在同零露姑娘彻夜长谈后,便开始了一个计划。

次日,昱王收拾好行装,此去可能要些时日才能回,他便去了慈宁宫同她母后告别。太后听说他又要离开,当即便拉下了脸面:

“皇帝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你才回来便要将你支开!他是这般见不得你留在京中么!”

“母后!您怎么可以这样说皇兄!我作为陛下的兄弟,您的儿子,为其分忧,为国分忧,此乃本分。”

“哼!谁知道他安的是什么心!”

昱王有些无奈,母后对皇位一事一直耿耿于怀,总觉得皇兄背地里耍了手段,在父皇病危之日将自己支开,夺取了皇位。他同皇兄从小一同长大,皇兄的性子他还是知道的,只是母后,这心结确是一直在的。

“好了母后,儿子会尽快回来的,您放心吧!”

“你要我如何放心?你才回来两日啊!两日……”

“若是我真的日日留在母后身边,母后又要瞧着烦了!这样挺好的,至少母后总是念着我的好!”

“你这坏小子!”

昱王笑了笑,对着太后行了个礼,转身走了。离开皇宫后,随从将他的马牵了过来,他摸了摸自己的爱驹,翻身上马,往城外赶去。

而赈灾的队伍一早便收到了陛下的指令,这次的行程全要听从了昱王的指挥。此时赈灾的队伍早已经伪装成了商队,正在城门外等着昱王的到来。

而另一边,纪相思高高束起长发,换上了她那套纨绔公子的扮相,拿着扇子,领着零露坐在马车里。

严峰则黑色脸坐在马车外,明明不是很愿意,但是这姑娘要出京,他也不能由着她,只能认命的跟着。然后另外再安排了四位侍从骑着马,带着一车纪姑娘所谓的货物跟在她们后面。

他只希望给陛下送信的侍卫已经顺利送到了,派人将这姑娘给拦在城内。

陛下看到了信,有些头疼得派人去拦,结果人却无功而返,说没看见姑娘的身影,查了出城的记录,也没有查到有纪姑娘的出城记录。

“你是说一个大活人就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不!不是一个大活人,而是三个!严峰说了,这次纪相思出门,还特地带上了零露。

不用想也知道她想做什么了。只是这姑娘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出去的?竟然连出城记录都没有?他的大晏京城如今这般好进好出了?

纪相思当然不会用自己的名义出城,毕竟现在她是突然冒出来的,没有所谓的户籍这种

今上令我很担忧

今上令我很担忧

作者:如一默类型:玄幻言情状态:连载中

《今上令我很担忧》是如一默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今上令我很担忧》精彩章节节选: 纪相思回到夭夭阁时,阁楼里已经是热闹非凡。严峰站在后门的暗巷口,见马车停下了,立刻迎上前去,打算扶她一把。纪相思心里有事,对着他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