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今上令我很担忧》形容很担忧的成语 第十九章 母后请珍重 今上令我很担忧总受

《今上令我很担忧》形容很担忧的成语 第十九章 母后请珍重 今上令我很担忧总受

发布时间:2020-07-31 00:10:4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如一默 状态:已完结

《今上令我很担忧》为如一默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昱王李昕拿着手里的信,皱起了眉头。才出来三日,这事情一茬接着一茬的,怎么感觉这次南下不会很顺利。 “殿下,您要赶回去吗?” 这信

>>>《今上令我很担忧》在线阅读<<<

《今上令我很担忧免费试读


昱王李昕拿着手里的信,皱起了眉头。才出来三日,这事情一茬接着一茬的,怎么感觉这次南下不会很顺利。

“殿下,您要赶回去吗?”

这信是从皇宫里来的,但却不是皇兄写给他的,写信的人,是他的母后身边的赵嬷嬷。赵嬷嬷在信上说,太后自他走后心神不宁,不小心踩空了阶梯,从台阶上摔了下去,摔着了头,已经昏迷一天了。还请他赶紧回宫,随侍在太后身边。

若是平日里见到这封信,那不论如何他都会赶回去的。可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却又些犹豫了,虽然他很不愿意相信,但是心里头有个角落在叫嚣着,这是母后在骗他回去。

如果刘知州的死有问题,最直接的,赵丞相接到诉状并查实刘知州贪墨这件事也是有问题的。那么,作为刘知州的上级,于都府的知府卢钊华又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母后这个时候叫他回去,是真的受伤了,还是因为这件事已经牵扯到了赵家,不想让他牵涉其中?又或者是赵家有什么动向,想让他离开?莫不是那批杀手便是他们安排的……

越想越觉得心惊。

京城势众,不少人都巴望着赵家出事,从云中跌落下去。在京城下手,便容易被人捏住把柄。等零露出了京城再动手,便可以撇清自身的干系。

李昕思索再三,终是决定不回去了。

他不相信事情会这么巧,母后这个时候受伤。可是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他让忍冬拿了纸笔,又给京城去信,拜托皇兄多为照看。又给赵嬷嬷去了信,就说自己已经走远,短时间内也赶不回来,请赵嬷嬷加倍小心的照看好母后,待他回来重重有赏。

两封信一前一后送了出去,希望京城那边也能早日收到。这边的信鸽还忙着飞,那头已经有信鸽飞到了皇宫内,王瑛拿着昱王殿下的消息赶紧送到的陛下的手里。

他摊开手里的布条,消息里说零露同赵二小姐的一个叫三娘的丫鬟被追杀,请皇兄调查一下是何人动的手。李霖先是一愣,赵二小姐的丫鬟?三娘?严峰那边的消息却是零露是跟那小丫头一起走的,怎么牵扯到了赵二小姐的丫鬟?等会儿!三娘?纪三娘!李霖这才想起,那丫头给自己起了一个诨号,是叫做纪三娘的。看样子他这个皇弟还没有弄清楚纪相思的身份,以为她看着年纪小,又常穿着小丫鬟的衣裳,便误以为是赵莹芙的丫鬟了。

难怪那晚他会问神女的马车何时到,想去看看。后来又在宴会上特别对待赵莹芙,记得那晚自己派去接人的马车里只有赵二小姐,而纪相思是跟着她夭夭阁的姑娘去的。大概是李昕听说了定国寺祈福的事情,对神女有些好奇,想去看看,却误会了什么。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这赵二小姐原本就是他母后选的神女,再说纪相思那丫头也不太在意这个,当初见到她本人的也少,误会便误会了罢。

李霖将手里的布条交给王瑛,让他赶紧派人去查查看,到底是谁在追杀零露。王瑛接过纸条退了下去,半个时辰以后便回来了。

“回禀陛下,已经查到了。是于都府知府的长公子卢会达在黑市里下了追杀令,悬赏了十两黄金。”

李霖听闻眯了眯眼睛,这于都府知府的公子出手可真是阔绰。

“你把这消息送给昱王。另外,把黑市里的追杀令给撤了。”

“是,陛下,奴这就去办。”

像是想起了什么,王瑛退了两步又折了回来:

“陛下,前几天赵丞相进宫后,太后宣了太医院的太医,已经两天没有出过慈宁宫了。今儿个听闻外间打扫的奴才说,从慈宁宫飞出去好几只信鸽。”

“可有问过太后有何不适。”

“回陛下,问过了。去看诊的是当值的秦院首,医案奴也看过了,说是太后娘娘逛园子摔了一跤,摔伤了头,昏迷了过去。”

“你胆子现在也大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早点告诉孤!”

见李霖语气里有了怒意,王瑛腿一软立马跪了下去,对着李霖伏在地上磕头求饶:

“请陛下恕罪!奴也是今儿个才得到的消息。太后那边捂得严实,奴也是瞧着慈宁宫有些太安静了,平日里太后娘娘天气好都会逛逛院子,这两日都不见娘娘出来,觉得奇怪,这才打听到的。而且这医案也不是奴能瞧的,奴也是偷偷挂了您的名号瞧得,这不就赶紧告诉陛下了!”

“还不起来,跟着孤去趟慈宁宫!还有,叫秦院首给孤赶紧滚过来。”

“奴遵旨。”

慈宁宫内,赵嬷嬷伺候着太后才用了些糕点,太后觉得有些腻味,不喜茶水的味道,赵嬷嬷又重新换了壶茶,这茶水还飘着热气,只听到外头高唱一声“皇帝陛下摆驾慈宁宫!”太后端着杯子的手一抖,滚烫的茶水洒了出来,烫了手。太后赶紧丢开了杯子,水便全倒在桌子上,一桌子的狼藉。

她此时也没空管什么杯子了,只看到那少年穿着明黄色的绣金长袍,身后跟着几个内侍便走了进来。

人还未走到跟前,少年那特有的声音带着些沙哑传了进来:

“听闻母后摔伤了,孤这才知道,请母后恕罪!”

说罢,对着她便跪了下去。太后有些心虚,哪里敢让他跪下去,便赶紧将人扶起来,面上笑得有些假:

“陛下有心了,哀家也没什么,这不是好着呢。”

“母后莫要宽儿子的心,您这儿的奴才也是不顶事的,这么大的事情都不来禀告儿子一声,要不,儿子给您换一批有用的!”

赵嬷嬷在宫里这么多年了,怎么会听不出皇帝这话里的意思,赶紧跪了下去,对着李霖磕头:

“请陛下饶了老奴吧!是老奴的疏忽!老奴下次不敢了!”

“哼!还有下次!”

李霖的突然到来,让太后有些措手不及,她原本只是想将昕儿骗回来,让太医院那边给个假医案,到时候等昕儿回来了,便说秦院首医术了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大事了,只是身子还弱,头还晕,让昕儿就留在自己身边侍疾。也不知道李霖是怎么知道消息的,竟然过来了。

“母后,您若是有什么不适,请一定要让儿子知道。昕儿走之前是万番交代,一定要照顾好母后。您这样,让儿子如何同弟弟交代啊!”

李霖嘴里自责,面上却是清淡得很,没有什么表情。

太后想要说什么,外面一个身影便急匆匆跑了进来,他挎着一个木箱子,面上一头的汗,见了两人,赶忙跪了下去:

“老臣见过太后娘娘!皇帝陛下!老城来迟,望太后娘娘恕罪!皇帝陛下恕罪!”

“秦院首!你好大的胆子!”

李霖声音很轻,语气却不怎么好。秦院首听见皇帝语气里的怒意,原本匍匐在地的身子有下去了一些。

“太后娘娘摔着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知情不报!若真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秦院首一家有几条命赔得起的!”

“老臣……老臣……”

秦院首吓得冷汗都浸湿了背上的衣裳。他这是有苦说不出啊!这哪里是他诊断是来的,这是太后娘娘要求的啊!他……他也是遵太后娘娘的懿旨,不做不行啊!他明知道太后娘娘无事还要禀告陛下,这才是真正的欺君之罪啊!

这下好了,他如今里外不是人,哎!

“陛下也不比如此生气。”

太后瞧着他这架势,便知晓他应该知道自己是装病的,只是她怎么说名义上都是他的母后,他也不好当即翻脸,只是想来敲打一番。

“秦院首年纪也大了,哀家前两天的确是摔伤了,有些头昏。秦院首这不是让哀家卧床静养两日么。陛下放心,哀家今日觉得好多了,头也不昏了。”

“母后安好便好,秦院首也的确年纪大了,不如就回乡养老吧!”

李霖撇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拍了拍膝盖上若有似无的灰,站起身来。

“赵嬷嬷此次知情不报,谅你年纪大了,可能有些昏头了,就拖出去打个十板子,清醒清醒,以儆效尤。”

“陛下!”

“母后你好生休息,就算是为了昕儿,您也要万分珍重!儿子告退了。”

李霖对着太后躬身行礼,便走出了慈宁宫。

外面进来的侍卫对着李霖行了礼,走了进去将赵嬷嬷架了出去。秦院首跪在地上,对着太后磕了个头,说了声“娘娘保重”,便离开了。

至此一日后,太医院再无秦院首。

李霖来一趟,她好不容易培养在太医院的人就被拔掉了!当初自己用他的时候,他还不过是个医徒!好不容易让他爬到了院首的位置,还没到要用的时候,就被这好儿子三言两语给拔除了!

还有她身边一直陪着自己的赵嬷嬷,这么大年纪了,十板子下去也是要了她半条命走了!

还真真是她的好儿子!

太后气得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

她的慈宁宫什么时候轮到他来逞威风了!年纪小小却如此狡邪,这皇位明明该是她昕儿的!定是这逆子用了什么手段从先皇手中骗走的!

枉她还将他养在身边多年,竟然养出了一匹白眼狼来!竟然你无情义,也休怪我狠心!

李霖领着王瑛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回来以后,他也只是换了身衣服,坐在一旁写写画画着什么。王瑛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候着,心里却有些不明白。陛下今个儿是怎么了,平日里陛下就算知道太后暗地里耍些手段,也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理睬,这回怎么风风火火就去了慈宁宫。可是这些话,王瑛却不敢说,天子的心里想着什么,岂是他们这些下人所能明白的。

晚膳时,王瑛

今上令我很担忧

今上令我很担忧

作者:如一默类型:玄幻言情状态:连载中

《今上令我很担忧》为如一默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昱王李昕拿着手里的信,皱起了眉头。才出来三日,这事情一茬接着一茬的,怎么感觉这次南下不会很顺利。 “殿下,您要赶回去吗?” 这信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