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朱门贤妻》朱门贤妻19楼 第三十章 三片逆鳞 朱门贤妻娘受

《朱门贤妻》朱门贤妻19楼 第三十章 三片逆鳞 朱门贤妻娘受

发布时间:2020-09-12 00:09:2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闲听落花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朱门贤妻》是闲听落花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姚章慧,李思浅,书中主要讲述了: 坐没多大会儿,大常就开始不自在的扭来扭去:“这屋里热,太热,刚才炭加多了。” “很难受?你脸都红了,象是得了急病!”李思清口气极

>>>《朱门贤妻》在线阅读<<<

《朱门贤妻免费试读


坐没多大会儿,大常就开始不自在的扭来扭去:“这屋里热,太热,刚才炭加多了。”

“很难受?你脸都红了,象是得了急病!”李思清口气极其肯定。不等大常说话,伸手按住他,先扬声吩咐了一连串:“快去请姚大夫!请太太过来!还有老爷!就说香樟院出事了!”

“你且安心坐着,等大夫诊了脉再说。”李思清又转头安慰大常。

“谢大爷!大爷大恩大德……”大常热的发昏,话也说不成个了。只觉出这股子热极不一般,这股燥热是从心底喷出来的,在身上到处乱冲乱窜,浑身上下,该热不该热、该硬不该硬的地方,统统又热又硬,身为黄花大男人的大常,也觉得自己肯定得了急病,而且病的很厉害。

小棠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头扎进晚睛轩上房:“大娘子!快!香樟院出大事了!乔嬷嬷让我……赶紧……告诉你一声!”

李思浅呆了呆,站起来就往外冲,丹桂抓了件斗蓬,紧跑几步裹在李思浅身上,金橙顺手摸了只手炉,三人一齐往香樟院奔过去。

香樟院里已经挤满了人。

捧琴在厢房里急的团团转,她不知道出什么大事了,但直觉告诉她赶紧走才是上策。

可是,她走不了了!刚才一闹起来,她就想走,却被守在门口的小厮一把推回去,硬给拦住了,说太太吩咐了,这院里出事了,只许进不许出。

李思浅从后角门进了香樟院,熟门熟路,直奔上房旁边的茶水间。

茶水间里,李思明已经到了,正趴在帘子缝上往屋里看热闹。见李思浅进来,忙往旁边挪了挪,让了块地方给李思浅。

屋子里或坐或站挤满了人,屋子正中的青砖地上,坐着炭工大常,脱的只剩一件汗搭子,红头涨脸,两只手在胸前胡乱挠来挠去,屁股在地上扭来扭去,明显有些神志不清,却看得出他难受极了。

姚大夫刚给大常诊好脉,皱着眉头问话:“象是中了……他吃过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没有?”

“桃花筑的丫头捧琴说是奉了阿爹的吩咐,送了许多汤水点心过来,东西多,我也吃不了,看他辛苦,就赏他喝了碗汤。”李思清明显比平时哆嗦得多。

李思明捅了捅了李思浅,李思浅会意,二哥也觉出来了,大哥说话向来简洁,能一个字决不说俩字,从来没这么啰嗦过,这么特特说明……问题肯定在汤里!

清露不等吩咐,已经倒了半碗汤递给姚大夫。

姚大夫用手指沾了点汤,捻一捻细细闻了闻,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李老爷,呵呵干笑两声:“不是毒,不算大事,汤里放了些助兴的药,放的……有点多,量太足……太足,这不是病,不用治,医家也没法治,把他抬回去交给他媳妇吧,那才是药,饮食男女……那个,过一夜就好了,这药量足,量足!只怕得折腾一整宿。”

“您闻真切了?”田太太‘呼’一下窜起来,眼珠都红了,竟用这种下作法子来害她的儿子!这事她绝不能忍!

“这药放的……这么足的量,这味儿浓的……小可虽不才,也不至于把这点东西都断错了。”姚大夫呵呵笑着答了句,同情的看着田太太。这汤这药,明显是算计她儿子的。

“多谢您了,老乔,封五两银子给姚大夫。”田太太果断的先打发走姚大夫。

看着姚大夫出了门,田太太猛转身死死盯着李老爷,只盯的李老爷浑身长了刺一般:“柳氏说大郎苦读辛苦,让人炖了些汤,大约人参放多了……”

“哈!”田太太怒极反笑:“来人!把炖汤送汤的贱婢给我拖进来!”

“阿娘只有三片逆鳞,她居然捅了最大的那片,唉!”李思浅和二哥叽咕了一句,心里默默为柳姨娘点上一排蜡烛,想想不够,又点了一排。

“竟敢算计大哥,这是找死啊!”李思明看看一脸茫然惶然垂手而立的大哥,再看看被拧着胳膊按在地上的捧琴,叹了口气。

人家都是拣软的捏,她倒好,专挑最硬的踩!他家大哥,那是能惹的?!

屋正中那么空,乔嬷嬷偏偏把捧琴按在了大常身边。

捧琴身上浓郁的香味、女人味一股脑冲进大常的鼻子里,挑的已经被药劲冲的浑身热血沸腾的大常顿时一阵接一阵的发抖,拼命扭着想从小厮手里扭出来,红着眼、龇牙裂嘴要往捧琴身上扑。

捧琴已经吓懵了,干哭哭不出声,一眼看到李思清,竟昏头涨脑猛扑过去,一把抱住了李思清的腿。

李思浅和李思明两个人一起呛着了。

不用乔嬷嬷使眼色,两个粗壮婆子一人一只胳膊揪回捧琴,重又按到大常身边,田太太目光如刀似冰,盯着捧琴却不说话。

乔嬷嬷一只眼瞄着田太太,一只眼还能给两个婆子便眼色,两个婆子瞄着乔嬷嬷的眼色,一会儿手紧一会儿手松,捧琴就离大常一会儿近一会儿远,大常那浓浊滚热的气息一股股喷到捧琴脸上,片刻功夫,捧琴就崩溃了。

“大爷!求大爷……求太太……太太饶了我!不是我!不是我!是姨娘!是姨娘让我来的!姨娘说大爷身边没人侍候,说只要我能讨了大爷的欢心,就把我送给大爷近身侍候,姨娘说只要我一怀上孩子,她就跟老爷说,立马抬我做姨娘……都是姨娘让我来的,我不来……我不敢不来,不是我,不怪我!”

田太太冷笑不已,李老爷一张脸别提多青白难堪了。

“这汤是谁炖的?”

捧琴一听到‘汤’字,顿时魂飞魄散:“不是我不是我!是姨娘!是姨娘炖的!都是她!不是我!”

“贱婢!混帐东西!竟敢……”李老爷猛的一拍桌子,不等他说完,田太太已经利落非常的截断了他的话:“老爷急什么?还没问清楚呢!”

“捧琴,你只管好好答话,只要实话实说了,你放心,我必护你周全,必不会让你没个下场!”田太太的话斩钉截铁。

朱门贤妻

朱门贤妻

作者:闲听落花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朱门贤妻》是闲听落花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姚章慧,李思浅,书中主要讲述了: 坐没多大会儿,大常就开始不自在的扭来扭去:“这屋里热,太热,刚才炭加多了。” “很难受?你脸都红了,象是得了急病!”李思清口气极

小说详情